父亲去世没立遗嘱,母亲又痴了,我们全家陷入了财政危机….

0
9

房产君平常在解答客户咨询的过程中,经常会发现有客户提到在英国投资买房后,关于未来财产继承的问题。 这关乎到自身的财富能否传承给后代。

这方面,英国主要有两点需要注意:

1  设立遗嘱

2  设立相关的授权人 (Power of Attorney) 

在英国,财产的继承主要是通过设立遗嘱的方式,如果没有设立遗嘱,则遗产按照法定继承的方式继承,即按照生存的配偶、子女、父母或其他亲属的顺序分配遗产。

遗嘱主要在立遗嘱人身故之后生效。但同时,为了可能遇到的一些失去行为能力(比如昏迷,痴呆等),导致无法处理财产,而没有身故遗嘱又未生效的情况。在英国通常还可以在还有行事能力的时候,设立一个相关授权委托人(比如一位律师)。

这样在一些不幸发生的时候,被委托人将全权代理财产的相关事宜,保障所有财产的正确使用。

但是,如果财产所有人在生前没有做这些工作的话,按照英国的法律,在未来的遗产分配中会出现一些很难处理的问题。

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这样一个真实的案例,我们将以当事人第一人称的视角来讲述这个故事。  

以下为当事人亲历:

“我的父亲和母亲是青梅竹马,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虽然父亲Phil生性骄傲,但却十分宠爱和尊敬我的母亲Maureen。

他们在19岁时订了婚,从那以后,他俩就再也没有分开过。

后来,我和哥哥也来到了人世,我们一家人一直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然而,在我和弟弟都已经长大独立,父母也准备安享晚年的时候,一件不幸的事情却发生了……

2016年2月,我的妈妈被诊断出患有老年痴呆症,大夫告诉我们她未来将出现记忆障碍,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思考、交流和生活,所以必须在家接受全天24小时的护理。

父亲听后备受打击,从此一蹶不振。

在经历了7个月挣扎的苦痛时光后,我父亲因为心脏病复发,在经过一系列紧急抢救后,最终还是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人生经历了巨大的变动和打击,那一刻,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整个生活也仿佛分崩离析。

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在擦干眼泪后,我和已经42岁的哥哥Michael肩负起来照顾母亲的重任。

本以为对我们来说,照顾身体状态不佳的母亲是未来面临的最大难题,但出乎意料的是,接下来等待我们的是更多的麻烦…

我和弟弟居然卷入了财务危机…

在父亲去世前,他并没有设立遗嘱,这意味着他拥有的一切,包括我们家的房子和所有的银行账户的存款,父亲依旧背负的一些贷款,都将按照英国的相关继承法律全部自动传给我的母亲。

我们刚开始觉得这是件好事,恰好可以为母亲的晚年提供一定的保障。

但是父亲去世后,母亲的思维状况急剧恶化,甚至和我们进行简单的交流都很困难。

在法律的名义上,我父亲账户上的资金,房产都属于我的母亲,但她因为她的心智都不再健全,根本没有能力独立处理这些财产。

而且,由于在她还健康的时候,没有签订授权委托书,设立一个授权委托人(Power of Attorney)。 

所以母亲名下的这笔钱,谁也动不了。 我和哥哥无法代表她行事。

我们唯一能说的动的,是让父亲的当时存款银行开了张支票供我们支付父亲的丧葬费。除此之外,我们完全不能使用这些剩余的钱,全都归到了母亲的账户里。

然而,后来我们才发现,

母亲一个人的生活,需要花钱的地方实在是很多,日常的生活开支、母亲的护理费、房屋的维修费……

尽管,在父母的联名账户里的钱足够支付市政税和水电费等基本费用 — 因为这些都是之前已经设置好的银行自动扣款。

但是额外的一些非自动扣款的账户,都只能由我和哥哥来负担。

父亲在世时,还申请过一项主要服务于老年人的Equity release 贷款。这种贷款相当于用自己房子抵押,随后银行提供一次性贷款或者每个月提供稳定的收入,供老人养老用。

在父亲去世后,贷款供应商要求立即收回贷款,并且让我们立即偿还已经发放的贷款,要么把房子抵给贷款方。

我和哥哥尽了最大的努力来应对这些,但就像是跌入了无底洞。毕竟,我们也都有各自的家庭,对两个中年人来说,生活的负担本就不轻。

为了让母亲能够合理使用父亲留下的遗产,我们又咨询了当地的律师,他告诉我们,在没有授权委托书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向公共监护人办公室(Office of the Public Guardian)申请一项名为“保护法庭令”(court of protection order)的文件。

一旦被批准,我或者哥哥就会成为所谓的“代理人”,可以代表他人行事。

我原来听说过这个程序,也想当然的觉得它和签订委托书一样,没有那么难,但我很快意识到,我错了!

在英国,签订委托书相对简单,只要是心智健全的人,就可以自己或请律师草拟文书,在任何时候完成这项工作。 

相比之下,申请“法庭保护令”不仅复杂,而且相当的漫长~

法庭保护令通常是由一些人生重大事件引起,例如丧亲之痛或严重疾病。

法庭保护令的规定也十分严格,因为与授权委托书不同,在授权委托书中,由本人亲自决定委托谁来代表自己做出决定,让谁来进行后续管理。

而如果要申请法庭保护令的话,具体谁来管理遗产,要有法庭来决定。 这可能不是自己的家人,而是移交给Office of the Public Guardian来管理,家人只能作为代表,依照Office of the Public Guardian赋予你的权力行使,并且每年还要将履行职责的情况进行汇报。

“Office of the Public Guardian”的图片搜索结果

因为繁琐的程序和复杂的规定,法庭保护令的通过率很低。

据英国司法部(Ministry of Justice)的数据,在截至3月31日的财年里, Office of the Public Guardian通过的这类只有5.9万份。

而与此对比的话,同一个时期民众自己申请登记的Power of Attorney有83.55万份!

在申请期间,我们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用了整整七个月的时间才获得法庭保护令。

最开始,我们必须填写复杂的表格,申报财务状况的具体细节,包括身份信息、债务情况,并把信息交给律师核实。还必须提供其他家庭成员的联系方式。

而且,因为无法动用母亲的账户,我们无法证明她的收入。最后,我不得不申请成为就业和养老金部门的一名所谓的“指定人员”,通过在家里接受面试,以确保我是 “值得信任的”。

然后,我才能知道她领取了多少国家养老金,以及她享有哪些福利。

但最令人沮丧的还是,我们不得不安排Office of the Public Guardian的一位代表和我母亲见面,以便证实她确实失去了心智。这真的让人很崩溃,我想应该没有人会喜欢表现自己不正常的一面,从而失去基本的“体面”。

除了这些棘手的问题,申请“法庭保护令”的还会产生很多额外的费用。

比如,数百英镑的律师费。

我们还必须一次性向Office of the Public Guardian缴纳365英镑的申请费和100英镑的评估费。

如果你的遗产很复杂,还需要每年支付325英镑的监理费。

此外,所有代理人都必须购买一种名为“保证债券”的保险,以保护遗产不会因代理人的个人问题受到影响,这份保险每年的花费大概是90英镑。

更加麻烦的是,我每年还需要花费几个小时完成一份报告,来汇报我们履行职责的情况。为此,我不得不记下母亲银行账户里的每一笔钱的去向和原因。

在最终获得法院的保护令后,法院指派了一名“专案经理”来处理后续事项。

他后来打电话联系了我,问了一个令我震惊的问题:“你是打算卖掉自己母亲的房子,还是把它租出去?“

而且,他就只给我们三周的时间做决定。

一想到要卖掉我们家的房子,我就感到无法承受。

我父亲的衣服还在衣柜里,我哥哥和我在那所房子里长大,到处都印刻着美好的回忆,我们很想留着它,这样我回“家”的时候就有地方住了。

刚开始,我努力坚持自己的立场,但最终还是妥协了。

虽然,我们知道,如果母亲还能表达自己的想法的话,她一定不会想卖掉房子,但我们必须为她的未来而着想。

我们最终还是没有卖房,而是用父亲的积蓄偿清还了贷款。 但如此一来,我们家房子所有权已经全部归母亲。 在母亲名下有房的情况下,她将没有资格继续享受国家养老院补助。

因为我在伦敦工作,肯定需要将母亲接到身边照顾,与其让房子空着,还不如将它卖掉赚点钱,这样还可以把钱存下来,支付母亲的护理费。

所以,再三权衡后,我和哥哥最终还是同意将房子出售。

事后来看,在这件事中我们有很多错误的做法。

首先,我们低估了母亲的病情。

很明显,她的痴呆症一直在恶化。但我们总是简单的认为,她的症状是因为在40多岁时接受脑部肿瘤放疗后产生的副作用。直到2016年2月她因轻微感染入院,我们才听到“痴呆症”这个词。

其次,最重要的是,在母亲生病期间,我们没有劝告父亲立下遗嘱,或者签订一份有效的Power of Attorney 委托书。

有好几次,我也曾跟父亲唠叨过这件事。但每次他都含糊其辞的打发我,说自己不会有什么事。

就在他去世前不到一年,我还跟他谈过一次,当时,我问他:“如果你死了会怎么样? 妈妈将掌管一切~”

他没有搭理我,只是轻轻地安慰我说:“别担心,我哪儿也不去。”

实际上,父亲一直在逃避这件事,也不想承认自己的爱人有什么问题,这是人之常情,我完全可以理解。

我也知道,谈论死亡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人总有离开的那一天,父亲没有立下遗嘱,也没有在母亲身体还尚可的时候,让她在授权委托书上签字,这真的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

就是因为没有做这件看似简单的事,日后,我们不仅跌入了如此艰难的境地,还永久的失去了我们的“家”。

如今,我照顾母亲的感觉就像是经营一家小企业,我不得不保留收据,之后让别人来评估购买每一件东西的合理性。

尽管,我能理解,Office of the Public Guardian要求大家这样做,是为了那些无法管理自己事务的人着想。

但不得不说,这些要求似乎破坏了我们和母亲之间那种亲密而友爱的关系,而这一切本可以不发生…

房产圈的结尾提示:

虽然,我们很多中国人在投资买房的过程中,不愿意谈遗产规划的问题,觉得不吉利,但如果我们能尽早进行规划,未来会避免很多问题。

从形式上看,制定遗产规划能够对个人及家庭财产进行合理合法的配置,避免不必要的纠纷。

从更深层次的角度看,遗产规划为个人和家庭提供了一种规避风险的保障机制,当个人及家庭遭遇到现实中存在的风险时,这种规划能够隔离风险或降低风险带来的损失。

何况,国外的法律制度和国内大不相同,能够提前了解这些细节,不仅能保护自己的财产,还能为所爱之人的生活增添更多的保障,又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