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又一家航空公司面临倒闭!Boris出手相救却被痛骂!这波操作背后深意大了…

0
18

最近,英国一家身陷破产风波的航空公司Flybe终于被从倒闭的边缘拉了回来。

而在关键时刻给这家航空公司“雪中送炭”的,不是别人,正是英国首相鲍里斯。

这两天,英国政府答应出手帮助Flybe,不仅挽救了这家航空公司,挽救了公司里的2,000个就业岗位,更是避免了航空公司倒闭,航班取消,数千名乘客陷入混乱和延误。

然而,救下这个航空公司,做了好事的鲍里斯并没有得到多少称赞,反而被部分媒体和业内人士批评是在“滥用政府资金”、“不绿色环保”等。

随后,这件事更是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巨大的争论,很多民众都为之前倒闭的旅行社和航空公司Thomas Cook鸣不平,质问政府为何在去年9月份Thomas Cook倒闭时不伸出援手,放任十几万旅客滞留海外,事后更是出动40架飞机发起“紧急撤侨”行动,耗资上亿英镑。

那么,这一次英国政府为何又打算救下Flybe呢?

是什么原因让鲍里斯“前后不一”?

被“特殊对待”的Flybe又有何特别之处?

今天我就来说说这个问题。

因为表面上看,这虽然只是一个航空公司,但是挖深了看,

这事儿往小了说,是影响了这家公司,影响公司的工作岗位,

长远一点看,影响的是英国伦敦以外的地区经济,甚至是各个地区的房价。 

再往深一点看,这还影响着鲍里斯的执政,进而英国的政治稳定。

这一切,还得从Flybe陷入经营困境说起。

一、Flybe航空陷入困境

Flybe的前身为1979年成立的泽西欧洲航空公司(Jersey European Airways),后来几经收购和更名,最终于2002年确定名称为Flybe航空。

2007年,Flybe航空宣布收购BA Connect,成为当时欧洲最大的区域航空公司。

2010年12月10日,Flybe航空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

Flybe航空一直以安全和性价比高享誉世界,2020年Flybe航空更是蝉联AirlineRatings评选的全球十大最安全的低成本航空公司榜单。

Flybe航空公司总部位于英国埃克塞特国际机场,伯明翰、南安普敦、贝尔法斯特、曼彻斯特、泽西、根息岛、因弗内斯、爱丁堡和格拉斯哥等城市的机场也是其主要的运营基地。主要运营的都是连接英国大中城市和小地区的航线。

连接主要大城市的航线反而不多(这些一般都由英航的大航空公司运营)。  

Flybe航空公司主要经营低成本的短途航线,公司目前拥有80架飞机,2,300名员工,每年在英国和欧洲等地的71个机场运送近800万名乘客,在12个国家拥有189条航线。在FLightGlobal年度准时表现奖评比中,Flybe航空成为英国最准时的航空公司,在整个欧洲排名第8。

Flybe航空的定位主要是点对点航线,服务于商务或旅游活动比较频繁的非枢纽城市,据统计,在Flybe航空经营的航线中,有70%为英国国内航线(以商务航线为主),20%为欧洲商务航线,10%为欧洲休闲旅游目的地航线。

虽然Flybe航空以较高的航班频率、较新的机队和优质的服务水平,赢得很多英国旅客的青睐,但好景不长,近年来,公司在运营和财务方面也是频频爆出问题。

在2010年上市之时,Flybe航空向巴西航空工业公司下了35架飞机的巨额订单,但没想到,这份订单在随后几年成为了公司昂贵而沉重的负担。

2016年,Flybe航空对公司IT系统进行昂贵而漫长的升级,最终花费高达数百万美元,让公司本就拮据的财务状况更是“雪上加霜”。

2017-18年,Flybe航空与苏格兰洛根航空公司(Loganair)的竞争最终两败俱伤,两家公司都损失了数百万英镑。

外加近几年油价持续上涨,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和英镑的不断走弱都给Flybe航空带来了生存压力。

从2010年上市开始的9年里,Flybe航空累计亏损远远超过利润。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其最后两年的税前亏损额高达4,850万英镑和940万英镑。

2018年11月,经营不下去的Flybe航空毅然决定将自己挂牌出售。

2019年2月,由维珍航空(Virgin Atlantic)、对冲基金塞勒斯资本(Cyrus Capital)和斯托巴特航空公司(Stobart Aviation)组成的Connect Airways财团买下了Flybe航空,并承诺后续将投资1亿英镑。

本以为“傍上大款”的Flybe航空从此会逆流而上,迎来事业第二春,谁料想,一年时间不到,Flybe航空就传出面临破产倒闭的危机。

2020年1月,Flybe航空开始寻求与政府展开紧急谈判,希望能得到政府的资金支持以避免破产。

消息一出,举国哗然,人们纷纷对这家航空公司的未来感到担忧和惋惜。

“如果Flybe破产,我会很伤心的,”39岁的Nick Lake说道,他是这家航空公司的常客,每周至少会乘坐一次Flybe航班往返于曼彻斯特和爱丁堡之间。

Nick表示,“如果Flybe航空破产,我的工作将变得困难,因为唯一剩下的选择是乘坐火车,但火车不是特别可靠,而Flybe航班很少晚点,我认为它应该得到救助,因为它担负着连接英国各类城市的重任。”

Robert McIntyre是一位截过肢的残疾人,不能开远途的车。他经常乘坐Flybe航空的飞机从阿伯丁到埃克塞特去看望女儿,他也认为应该救助Flybe航空。

Robert说道:“我非常沮丧,我非常想去看我的女儿。如果我有一双腿,我就会整夜开车去那里,但我做不到。通过火车出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我需要提前安排轮椅协助。”

从大家的抱怨中,也不难看出,Flybe航空公司面临的危机让很多英国民众都感到焦虑和不安,尤其是那些Flybe航空的忠实乘客们。

就在大家猜测,Flybe航空也会和Thomas Cook一样走上破产之路时,一个意想不到的救援者出现了,这个雪中送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声称“不愿意破坏市场竞争规则”的英国政府。

二、政府“雪中送炭”

英国政府曾多次表示,不救Thomas Cook,是因为政府在财政上无意扶持一些经营模式有问题,濒临破产的行业或公司。因为就算救助一次,很难保证公司能有所起色。

 但这一次,他们的态度却变了!

在本周BBC的采访中,对于Flybe航空即将破产一事,英国首相鲍里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鲍里斯表示:“政府并不是要介入并挽救陷入困境的公司,但毫无疑问,我们认为Flybe航空对英国的交通运输来说至关重要。”

随后,他还补充道:“我们正在努力做我们能做的事。”

(言下之意,政府是想维持英国的交通运输系统)

此话一出,大家纷纷猜测,政府这次是要对Flybe航空出手相救了。

那么,同为英国的大型航空公司,Thomas Cook不救,Monarch(君主航空)不救,怎么Flybe就得到了政府的偏爱呢?

这事还要从英国去年底的“双十二”大选讲起!

在去年的双十二大选中,鲍里斯为了从工党选区抢票,获得更多选民的支持,除了打响“完成脱欧”的口号外,还借鉴了工党的“福利大法”,想要逐渐撕下保守党只为富人提供便利的标签。

因此,在竞选中,鲍里斯无时无刻的宣称,会关注偏远地区的发展,提振地区经济,关注低收入人群,以“拉平”英国地域之间的差距,解决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鲍里斯承诺,政府最优先的举措之一就是加大基础建设,加大英国各地区间的互联互通

这种宣传策略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最终,原本属于工党的“红墙区域”的倒戈,成功的让鲍里斯赢下了大选,并让他在议会获得了多数席位的优势。

然而,做出承诺必然代表着要兑现承诺,否则政府公信力,信誉度从何谈起?而这也是鲍里斯这次出手相救的原因之一,因为不得不救。

正如我们前文所说,Flybe航空主攻国内市场,而且为英国的很多“二三线”城市提供服务,比如安格尔西、纽基和贝尔法斯特等机场。

因此,如果该公司倒闭,带来的远不止经济损失、失业潮这么简单。

因为Flybe作为给地区性交通枢纽提供航班的公司。他们主要运营的机场,很多都是一些郡的主要机场。 这些航线的运营,给机场带来了收入,给郡带来了税收,也带来了各类人群,提振了地区的经济。 

如果航空公司倒闭了,这一整条从地区机场,到地区经济的线,都会受到影响。

因此,Flybe航空对于地区经济来说至关重要。

而且,在很多人看来,不救Flybe航空,将体现出政府在挽救地方经济时的不作为,而且这也与鲍里斯政府的承诺大相径庭。

这就像政府必须要支持的高铁HS2的建设,不只是为了满足经济需求,还要为了实现“政绩”目标。所以,即便是再烫手的山芋,鲍里斯也得捧下去。

可以说,鲍里斯这次的救援行动,是一项极具干涉主义色彩的行动,但也充分体现了他改善这些地区的决心。

那么,面对Flybe航空“内忧外患”的局面,政府打算如何施以援手呢?

 

三、政府如何施以援手

本周二,英国财政部与交通运输部(DfT)举行了有关如何援助Flybe航空的谈判会议。

在政府与Flybe航空的谈判中,提到的最主要的一项救援措施就是,Flybe航空可以延期三年支付部分航班的航空旅客税(Air passenger duty,APD)。

据悉,这一措施可以让Flybe航空在短期内暂时不用付约1.06亿英镑的税费,这的确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毕竟前一年亏损接近5000万英镑,如果能够暂时不交1个多亿的税费,那么公司还是能有盈利还债走出困境的。

看到这,大家肯定很好奇,这个航空旅客税到底是什么呢?下面,就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

航空旅客税是是对从英国机场起飞的旅客征收的一种税,具体的费用按照距离和客舱等级收取。一般来说,短途经济舱的税费为13英镑,长途头等舱为146英镑,而长途私人飞机则需要缴纳468英镑。

这项税费最早于1994年推出,当时主要是为了给政府筹集资金。据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OBR )的数据显示,在2017-2018年度,这项税收为政府增加了34亿英镑的收入,而且,预计在2019-2020年度,该税收将带来高达37亿英镑的收入。

航空旅客税虽然为政府筹措了大量的资金,但自推出以来,这一税收却遭到了很多航空公司的诟病。

航空公司一直以来都声称,国内航班流量下降主要是由于税收过高导致。

而这次深陷困境的Flybe航空也曾表示,税收给其业务造成了很大的损害,它使航班比铁路和公路等竞争对手更加昂贵,因为在英国境内乘作往返航班的乘客将不得不支付两次税费。

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在这次救援谈判中,政府才拿航空旅客税开刀,想要通过减少运营成本来救回Flybe航空。

政府还承诺对航空旅客税重新进行审查,评估对国内往返航班收取的26英镑的税费是否合理。

除了对航空旅客税延期,政府很可能还会提供一项短期贷款,不过,为了符合政府救助规定,该贷款很可能将以商业贷款的形式发放。

此外,作为政府此次救援的条件,目前该公司所有者也需要再次向航空公司注资2,000万英镑,以改善Flybe航空目前面临的经营困境。

所以总的来说,这次救援协议,并不是政府直接给他们钱,而是给他们免一部分税,给一部分贷款,同时逼现在的公司所有者打钱自救。 

然而,公司虽然暂时保住了,做了好事的英国政府并没有收获所有人的掌声,反而是引发了一场不小的争议。

四、政府出手引发争议

英国政府的大方举动虽然迎合了一些民众的呼声,但也伴随着很多的批评,而大家质疑的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政府的行为违背了市场经济公平竞争的原则

国际航空集团IAG的首席执行官Willie Walsh认为政府此举是在“公然滥用公共资金”。

Walsh指出,Flybe的部分股权由维珍航空(Virgin Atlantic)持有,而维珍航空本身也持有美国三大航空公司之一达美航空(Delta)的股份。言下之意就是,既然Flybe背靠维珍航空的大山,就不应该由公共资金来救援。

易捷航空(easyJet)首席执行官Johan Lundgren也表示,“纳税人不应被用来纾困个别公司,尤其是还有资金充裕的企业在支持这一公司。”

瑞安航空(Ryanair)也抨击了政府的举动,称应该对财务状况不佳的航空公司进行更有力和频繁的压力测试,而不是一有困难就伸出援手。

二是政府的救助策略也有问题。

大家认为,相比于减税救助个别公司,政府完全可以采取更加明智的解决方案,比如补贴那些难以盈利、且没有公路或铁路等可行替代方案的出行线路,实际上,英国政府目前已经为一些对地区经济发展比较重要的国内航线提供了补贴,例如Flybe经营的伦敦-纽基航线。

三是,救援Flybe航空树立了一个不好的先例。

大家担心,未来很可能会有更多前景堪忧的企业采取这样的做法,向政府兜售自己在地方经济中的重要作用,以换取税费等政策方面的支持。

四是,对航空公司减税引发了一定的环保危机。

政府还受到了来自环保人士的抨击,而这点主要源于我们前文提到的航空旅客税。

众所周知,航空旅客税在英国一直被称为“绿色税”,虽然最初征收的目的是为了筹集资金,但一些环保人士认为,征收航空旅客税具有潜在的环境效益,因为它减少了人们乘坐航班的次数。

由于,政府已经表示将会对航空旅客税进行审查,很多人猜测,这一税费可能会在在3月份的预算中被削减。

而批评者认为,在提高火车票价的基础上,减免航空旅客税违背了政府在2050年前实现零碳经济的承诺。因为航空业多年来一直在增加碳排放,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大幅下降,因此,政府要减少破坏气候的交通排放,不应该降低税费来削减国内航班成本,而应该增加税费,鼓励人们选择更加环保的出现方式。”

不过,批评归批评,但目前来看,Flybe也总算是从悬崖边捡回了一条命,那么Flybe接下来的路能走好吗?

五、Flybe的未来之路

短期来看,Flybe航空的危机得到了解除,但很多业内人士表示,该公司的长期前景仍然十分黯淡。

自2010年上市以来,Flybe航空经历了多次重组尝试,但却一直难以盈利,从内因来看,一方面是因为该公司规模臃肿,管理成本高,另一方面,则是由定位造成的,虽然该公司为国内提供了很多航线,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许多偏远地区的航线,旅客其实不多,利润微薄。

因此,一些航空分析人士认为,想要真正盘活Flybe航空,就应该缩减公司规模,削减部分利润不高的航线网络,而这与政府救助Flybe航空,让其维持地区互联互通的出发点相违背,所以,未来可能很难看到Flybe航空真正起飞。

伦敦航空咨询师John Strickland表示:“想要保证Flybe的未来,就必须缩减目前的规模。”

另一位咨询师Andrew Charlton也表示:“对许多对偏远地区至关重要的航线本来就无利可图,政府应该专注于支持航线,而不是萎靡不振的地区性航空公司。”

可见,真正制约该公司发展的并不单单是缺乏资金,而是长久以来在管理、经营等方面积累的问题的一次集中爆发。

此外,英国政府虽然已经决定施以援手,但值得注意的是,政府的行为也存在一定的风险。

首先,政府要面临的就是法律风险。对英国来说,虽然脱欧已经迫在眉睫,但脱欧后,英国在脱欧过渡期内仍将受到欧盟法律的约束,而这一约束最早要等到12月底才能解除,因此,政府目前做出的任何援助措施,都必须在欧盟的规则内进行。

此外,政府还要应对关于航空旅客税的争议,这也会带来一定的麻烦。

从上述层面也不难看出,对Flybe航空来说,政府的救助只能管得了一时却管不了一世,想要未来走得远,说实话,还得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