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了家族古堡,他却只能忍痛卖掉? 维护打理太贵,养不起啊!!

0
10

看过英剧的人,总会被电视或电影中瑰丽宏伟的城堡、庄园所吸引。

不管是在经典的《唐顿庄园》,还是在火遍全球的《权利的游戏》,抑或是在相对小众的《王冠》,城堡绝对是不可或缺的元素,它们承载了主人的生活,也彰显出主人的高贵和不俗。

对普通人而言,城堡、庄园更是梦幻的代名词,很多人都希望能住一住,体验一把公主王子的幸福生活。

然而,就是这样人人都羡慕的住所,却也有人表示,自己不想住了!

最近,美食评论家William Sitwell正在以325万英镑的价格出售他们家族所拥有的城堡。

这座城堡位于英国美丽的滨海小镇Weston,叫做Weston Hall,是英国国家二级保护建筑,修建于17世纪晚期,至今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

城堡总占地49英亩,拥有大片的林地和花园,郁郁葱葱,繁花似锦,景色十分宜人。

城堡内居住空间充足,光大大小小的客厅就有6个,此外,还有10个卧室和5个浴室,非常气派。

室内的设计也最大化的保留了历史特色,人物肖像画,传统的壁炉,花纹精美的地毯,让整间屋子非常古色古香。

这是其中一间客厅,看起来清新自然,更有乡村别墅的韵味。

室内家具和陈设都颇有年代感,有很多独特的复古摆件。

书房高贵大气,色彩浓郁热烈,很有电影画面的既视感。

餐厅也是常见的英伦风格,似乎已经能够感受到绅士淑女们围桌而坐,享用美食的场景。

相比之下,厨房却要显得小清新很多,粉色和蓝色相配,有一种温柔的力量。

城堡共有三层,一楼有4个卧室套间,其余卧室分布在二楼和三楼,室内设计各具特色。

卧室内也有很多华丽的装饰,兼具舒适和美观。

院子里还有一个大型花园房,门口摆了一个独特的狗狗工艺品。

除了基本的生活空间外,这座城堡还有各种附属建筑和娱乐设施,比如,游泳池、网球场、马厩、以及一个带有两间卧室的农舍。

而除了建筑本身,Weston Hall的主人的故事也足够引人瞩目……

Weston Hall是当地最有名的建筑之一,它的名气与从1714年就居住在这里的The Sitwells家族息息相关。

The Sitwells家族是英国的政治名门之一,也是英国有名的文学家族之一。

在1916年至1930年之间,The Sitwells家族出了很多在文学和艺术方面颇有声望的人。

姐姐Edith Sitwell是诗人和社交名流,两位弟弟Osbert Sitwell和Sacheverell Sitwell都是英国有名的作家,评论家。

随着在伦敦声名鹊起,他们也逐渐有了自己的小圈子,姐弟们也常常邀请文豪和艺术家们在Weston的家中举办文学艺术类活动。

20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在这个家庭的全盛时期,Weston Hall成为了英国文学协会的中心,讽刺小说家伊夫林·沃(Evelyn Waugh),英国剧作家诺埃尔·考沃德(Noel Coward ),知名摄影师塞西尔·比顿(Cecil Beaton)等圈内大佬常常光顾并住在这里。

后来,直到Sacheverell Sitwell的孙子William Sitwell这辈,他们也一直住在Weston Hall。

可见,对Sitwells家族而言,Weston Hall不单单是一个住所,而是家族荣耀和辉煌的见证者。

那么,如此重要的“祖宅”,William Sitwell为何还要忍痛卖掉呢?

这个答案非常出乎意料!竟然是——养不起

对于这个情况,William Sitwell在出售房产时也大方承认道:

“就我个人对Weston Hall的感情,以及我的家族与这处房产的渊源,说再见真的让人非常难过和痛苦!但如果我能负担得起维修费用,我会永远住在这里。”

要说,William Sitwell虽不敌父辈的名气,但也是英国有名的美食评论家,《Waitrose Food》杂志的前编辑,还上过BBC的节目,财务状况比普通人肯定要好很多,怎么也会沦到卖“祖宅”的地步呢?

实际上,也并不是William Sitwell经济出现了多大的状况,关键是很多人都低估了“养堡”的难度,就连William Sitwell这样的名人,财务稍微受到一点点影响,都很难维系城堡的高额花费。

其实,很多业内人士都有一个公认的看法——买堡不易,住堡更难!

而这个难就难在后期的维修和养护上!

像文中Weston Hall这样的房产,装修的已经算是完备,但要重新翻修,5个客厅加10间卧室的配置也足够让人望而却步。

而且,城堡动辄好几个马桶、浴缸,几十个窗户,吊灯的,一旦哪里坏了,需要修修补补,工作量之大,花费之高可想而知。

就算是不考虑这些,光是日常的清洁打扫,就足够花费很多的精力和财力。

就连Weston Hall的主人William Sitwell自己也说道,我们的城堡胜在“没那么大”,非常适合家庭居住。

言外之意就是,这样的房子养护起来并不会让主人随时破产。

然而,William Sitwell却刻意忽略了另外一点,论单个城堡的面积,Weston Hall的确不是很大,但它还有近40英亩的林地和花园呢,其中还不乏榅桲,无花果,桃子和石榴这类树木,难道日常就看着这些林地和花园自由生长,杂草丛生吗?

这显然并不现实!

所以,想想咱们城市小区日常维护花草树木要收多少物业费,大家估计就明白为何William Sitwell养不起这个宅在了~

另外,更加值得注意的是,Weston Hall这类国家二级建筑,或者类似的历史遗迹,因为属于保护建筑,具有特殊的历史含义,在翻修和改造时往往会受到很多的限制。

FT曾经报道过一个故事,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故事当时说的是,一个叫做Brian Day的人在埃塞克斯郡的Sible Hedingham村买了个房子,这一栋建于1500年左右的木结构房屋,也是一座国家二级建筑。

当时,Day的翻修预算定位了15万英镑,但花到最后,40万英镑都投入了,这座房子还没有翻新成功……

原因就是,当地政府要求Day修建房产时使用石灰砂浆或灰浆,而不是水泥,还得使用10公里长的橡木条来恢复建筑的横梁。

FT也劝告大家,千万别一时冲动,被“历史、高贵、宏伟……”这类字眼冲昏了头脑,在决定买房前一定要仔细考虑翻新、维护、材料、保险和能源使用等方面的成本,否则他们幻想中的住宅就会变成“财务噩梦”。

其实,在英国,这种例子比比皆是。

虽然英国政府会批准房主装修现代化的浴室、厨房或供暖系统,但他们也要求房主以特定的方式进行工作,使用特定的材料和技术,以尽可能维护历史建筑的特色,当然,这无疑会增加更多的成本。

所以,很多英国人现如今为了养城堡,已经放弃了独占城堡的乐趣,而是开发了更多的用途。

大家想象中的那种大清早推开窗户,深吸一口新鲜空气,俯瞰湖光山色之美的场景,或者坐在长条桌前,伴着影影绰绰的烛灯,面对精致美观的餐具,细致享用晚餐的场景已经很难存在,大部分城堡房主都变成了“疲于奔命”的管家,靠运营城堡酒店、民宿,承接婚宴,活动等来养这个庞然大物。

不过,很多城堡在转酒店后也只能维系日常的远转,那些个别运营的非常成功的,要么是所处地段不俗,有周边资源带动,要么是因为这个城堡本身,或周边的景区非常有名,能够吸引较大的客流,要么就是背后站着大资本,运营能力和抵御风险能力一流~

像我们之前写过的爱尔兰阿什福德城堡,除了历任主人都非常有钱外,2013年,Red Carnation酒店斥资2,000万欧元收购后,在随后的翻修中,Red Carnation酒店又花去了将近6,700万欧元,比收购价的三倍还要多!

如此看来,普通人显然没有这样的财力!

如果大家真的想要投资这类房产,走民宿和酒店这条路子,恐怕先得好好考察一番当地的客流情况,自己的财务实力,以及对风险的承受力。

而如果大家没有城堡梦,只想兼顾收益,并平衡风险,房产君仍旧会给大家推荐伦敦这类一线城市的房产。

至于为何,是因为房产君觉得房产是一项长线投入,必须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虽然,有人常常鼓吹一线城市已经人口饱和,房价失去了上涨的动力,但事实是,一线城市凭借着资源优势,一直在吸引更多资源的流入,无论是大型企业还是优质人才,一线城市的集聚效益并没有减弱的迹象,这也为房价提供了支撑。

以伦敦为例,Rightmove的数据显示,疫情后伦敦房价增长潜力十足,8月份的房价同比上涨2%,目前的房价为629,261英镑,是英国平均水平的两倍。

从10年期的平均增长率来看,首都伦敦更是名列前茅过去十年的年平均增长率是所有城市中最高的,达到了5.7%。

而目前,在英国投资买房,还有三重叠加优势。

一是,英国印花税减免政策正在实行期,投资买房可以享受最多1.5万英镑的印花税优惠;

二是,英国欧盟间的脱欧谈判受阻,英镑汇率处历史低位;

三是,英国政府将于明年3月底开始对海外买家加征2%的“海外买家印花税”,现在买房也可以节省部分印花税。

如果大家想要赶上这趟车,也欢迎添加我的微信BuyHomeUKSerena一起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