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L要倒闭,伦敦115年历史Bakerloo线可能被永久关闭?英国民众怒了!

0
78

就在前段时间,伦敦交通局(TFL)的设计团队被告知,要为一项耗资31亿英镑的地铁扩建计划做好准备——这项计划就是备受瞩目的贝克卢线延伸线(Bakerloo Line Extension)

随后,众多媒体对这一消息进行了报道,房产君也在第一时间和大家分享了这个消息。

具体参考链接:错过了发财线Crossrail的投资黄金期?别急,还有这些地方可以选!

很多客户也表示,这条拟建线路有望和伊丽莎白线一样带动沿途地区的发展,也非常期待这条线路的建设能早日确定下来。

然而,没过多久,却有媒体曝出,不仅贝克卢延伸线的建设面临着被无限延期的风险,连原来的贝克卢线可能也要永久关闭了。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这里,房产君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贝克卢线。

历史悠久的贝克卢线

众所周知,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开通地铁的城市,伦敦地铁已经有近160年的历史了。

从第一条线路通车以来,伦敦地铁总共建成了11条线路,近300个站点……

这些线路四通八达,将伦敦各个地方联系起来,成为了首都公共交通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

贝克卢线(Bakerloo Line)就是其中南北向的一条。

贝克卢线最早于1906年开通,并在后期进行了扩建。因为其早期连接了贝克街和滑铁卢火车站,也因此得名。

如今的贝克卢线全长23.2公里,沿途共有25个车站,从伦敦西北郊区的Harrow & Wealdstone一直延伸到东南方向的Elephant & Castle,沿途经过滑铁卢、牛津环、摄政公园、帕丁顿、温布利等地。

贝克卢线一经开通,就受到大量乘客的欢迎。

时至今日,贝克卢线已经运行了115年的历史,这条铁路据说仍运行可追溯到1970年代的火车,也成为首都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因资金不足面临关闭

不过,就在最近,有媒体爆料称,因为面临着19亿英镑的资金缺口,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决定削减公共交通服务,贝克卢线可能面临永久关闭的风险

报告还称,由于资金危机,除了一条伦敦地铁线路外,首都100多条公交服务可能也不得不关闭。

随后,伦敦市长萨迪克·汗还发表声明,解释了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他表示:

“伦敦交通正在应对由疫情引发的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机。现在离伦敦交通局(TfL)的紧急资助协议12月11日到期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除非政府提供维持我们公共交通网络所需的长期资金,否则在需求再次增长之际,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大幅削减服务。

这意味着伦敦的公共汽车和地铁服务将会大幅削减,不仅频率减少,一些线路也可能变得更加破旧,有可能会使伦敦市内的出行变得更加困难。”

萨迪克·汗还表示,虽然他支持英国政府在全国范围内投资公共交通,以拉平城市间的差距,但这不应该以降低伦敦的水平为代价。

他还认为,如果伦敦公共交通网络的资金不够充足,伦敦就不可能从疫情中复苏,如果伦敦没有复苏,全国就不可能复苏。

不久后,伦敦交通局财务主管Simon Kilonback也证实了这一消息。

Kilonback表示:“由于资金不足,伦敦交通局必须将地铁服务减少9%,将公交服务减少18%。这可能意味着有100多条路线将被取消,其余200条路线的服务频率将被迫减少。”

Kilonback还表示:“对于地铁网络,我们仍在分析各种措施影响,例如完全关闭一条线路或部分线路,或对整个地铁网络客运较少的路段进行缩减。”

伦敦交通局局长Andy Byford也补充说:“如果没有持续的有意义的投资,伦敦地铁将会陷入投资不足和服务削减的恶性循环中,这将让伦敦回到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那个交通网络老化、稀少和不可靠的时代。”

Byford还表示,他并没有“夸大事实”,他认为“只有不到三周的时间来拯救伦敦地铁交通局”。

尽管伦敦交通局没有指明最有可能关闭的线路,但据媒体推测,年代比较久的Bakerloo线正面临较大的危险。

数据显示,在11条伦敦线路中,北线每年为近3亿乘客提供服务,而中线的服务人次为2.89亿。相比之下,贝克卢线每年的客运量为1.1亿人次,在繁忙程度方面仅排在第九名。

另外,乘客人数较少且铁路或地铁服务重叠的大都会线(Metropolitan)和哈默史密斯及城市线(Hammersmith & City)也存在一定风险。

那么,为何伦敦地铁会存在资金不足,需要削减地铁服务呢?

入不敷出的伦敦交通局

说起伦敦地铁目前的困境,就不得不从伦敦交通局的成立说起。

大约在2000年,伦敦交通局(Tfl)正式成立。

在过去的20年里,伦敦交通局主要通过政府补助、票价收入、赞助和投资贷款获得资金,以维持地铁的运转。

同时,伦敦交通局还要对原有的地铁线路进行维护和修复,并负责扩充新的线路。

由于庞大的运营成本,伦敦交通局的债务也在持续增长。

在2008年至2016年鲍里斯担任伦敦市长期间,有报告显示,在鲍里斯离任前一个月,伦敦交通局的名义债务达到了91.48亿英镑。

三年后,在萨迪克·汗担任伦敦市长期间,伦敦交通局的名义债务已经增加至111.75亿英镑。

有专家认为,导致债务持续增长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横贯铁路(Crossrail)项目的开工,因为该项目严重超支且延迟交付。

作为横贯铁路的赞助商,伦敦交通局和英国交通部(DfT)于2007年10月达成协议,同意为该项目提供159亿英镑的资金,并计划在2018年12月建成通车。

然而,在实际建设中,该项目却一拖再拖,直到今年底才开始进入试运营阶段。

不仅延期,横贯铁路的花费也不小,目前其成本已经上升到了近190亿英镑,严重超出预算。

一方面,是不断超支的预算,另一方面,由于延误,伦敦交通局也比预期损失了较大的车费收入,这给伦敦交通局造成了巨大的负担。

除了横贯铁路造成的巨大开支外,政府财政支持的减少也是影响其发展的因素之一。

在2015年之前,伦敦交通局通常每年都会从英国政府那里获得运营补助金,最高时可达7亿英镑。

但在2015年后,当时的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决定逐步取消这项政府运营补助金。随后,政府资金支持大幅削减,201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伦敦交通局仅收到了5,500万英镑来自政府的拨款,与之前形成鲜明对比。

目前,伦敦已经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个不完全通过政府资助来维持运营的城市之一,主要以票价收入为主。

数据显示,票价收入占其全部收入的72%,相比之下,巴黎地铁的票价仅占其收入的38%。

而在过去四年中,伦敦还执行了票价冻结政策,预计由此产生的收入损失达6.4亿英镑。

原本,伦敦交通局就已面临着收入来源单一的风险,新冠疫情的爆发更是加剧了这一局面。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多达三分之一的铁路员工被迫隔离,很多线路停运。

在封锁期间,地铁客运量也大幅下降,票价收入暴跌了90%。

另外,因为疫情间广告合同的减少,伦敦地铁的广告收入也出现了大幅下降。

但在这期间,因为横贯铁路和北线延伸至巴特西新线路等项目仍在进行,所以支出并没有减少。

今年5月,伦敦交通局不得不向英国政府寻求帮助,而自2020年5月以来,英国政府已经提供了三笔价值超过40亿英镑的救助资金,但目前的紧急资金协议将于12月11日到期,伦敦交通局再次陷入困境。

在一份提交给政府的文件中,伦敦交通局表示,过去五年里该机构每年削减的运营成本超过10亿英镑,但由于预计有19亿英镑的资金缺口,还需要更多的节省。这将意味着将启动一种“有管理的减少”的情景,需要至少减少18%的公共汽车服务和9%的地铁服务。

此外,该机构负责人还表示,伦敦交通局有可能不得不触发“第114条通知”,这一通知将意味着它实际上是宣布自己破产并将服务责任交还给政府。

在这种情况下,该机构只会承诺提供法律要求的服务,例如校车、出租车执照、某些道路维修等。

不过,尽管存在种种现实中的困难,但对于削减服务的说法,很多民众还是表达了极大的不满。

民众争议不断

在媒体报道了这件事后,很多民众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有人说:“贝克卢线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我每次去伦敦都会乘坐它。火车和隧道的拱形设计似乎是地铁的典型代表。另外,我来自纽约,在那里我经常乘坐地铁,但我们没有像‘Elephant & Castle’这样独特的车站。”

还有人认为,政府忙着把钱花在很少用过的自行车道上。

还有人表示,应该削减的不是火车,而是伦敦交通局一些薪水过高的工作人员,他们的职位确实很不起眼,但收入高达六位数!

有人调侃说,要是能将火车切换到无人驾驶,不仅能节省一大笔钱,还能摆脱罢工!

还有人表示,没关系,是伦敦人投票支持换来的。

还有人表示,住在当地的人怎么办?我的妈妈就住在皇后公园。

还有人表示,如果伦敦交通局妥善管理开支和损耗,他们就能应付收入下降的问题。每个人的薪水都过高,火车机械师的起薪是5万,司机的起薪是6.7万。

有人吐槽称,如果市长聪明一点,他就不会把钱浪费在一些无用的项目上了。这些钱完全可以用来做一些对生活在现实世界中的人们有用的事情。

房产圈的结尾提示:

虽然媒体报道了伦敦交通局计划削减地铁服务的新闻,但目前只说有可能会关闭贝克卢线,具体其实并没有确定下来。

有人分析称,萨迪克·汗之所以宣布这一消息,实际上是为了制造舆论,给英国政府施压以获得更多财政支持。不可能真的一边修新的线路,一边削减旧的线路,从成本效益来讲,更加不划算。

而且,据媒体报道,萨迪克·汗已要求与英国交通大臣沙普斯(Grant Shapps)举行紧急会议讨论伦敦地铁目前面临的问题,这似乎也从侧面证实了这一说法。

未来,随着疫情的好转,横贯铁路的开通,以及北线延长线的运行,预计明年伦敦交通局的资金压力也将大幅减缓。很多专家也认为,关闭铁路线的做法实际上并不可行。

而从横贯铁路的试运行和北线延长线的通车来看,伦敦市政府对于加大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野心还是非常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