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为英国首相的首席顾问,他还不是躲不过房地产的真香定律!

0
64

自从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就任英国首相以来,大家常常感叹于他“敢作敢为”的执政形象和出其不意”的执政策略,他的民意支持率也是一路水涨船高。

更加重要的是,拖了几年的脱欧问题,似乎要在鲍里斯的手里解决了,而这一件事,就足以让他载入史册。

当然,能够取得这一成绩,除了鲍里斯自身的努力外,与其身后强大的智囊团有分不开的关系。

不过,说起现任首相鲍里斯的“军师”,大家第一反应就是多米尼克·卡明斯(Dominic Cummings),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另一个人,同为首席顾问的爱德华·李斯特爵士(Sir Edward Lister)。

虽然同为首席顾问,但李斯特和卡明斯却十分不同。

比起卡明斯的“特立独行”和充满话题性,已到古稀之年的李斯特爵士相对温文尔雅一些。

《The Times》还曾撰文称:如果说卡明斯是游说者,要求大家必须认同自己的意见,那李斯特爵士则更像是坚定地掌舵者,保证事情不会偏离航向。而掌舵者的重要性,不言自明。

那么,李斯特爵士到底是何许人也呢?

一、首席顾问的人生

爱德华·李斯特爵士出生于1949年,关于他的家庭生活,人们知道的很少,但是,在仕途方面,他却成就颇丰,也赢得了很多人的关注。

1976年,27岁的李斯特成功当选为英格兰东南部城市旺兹沃斯市(Wandsworth)保守党议会的议员,从那时候起,他一直为该市服务,积累了很多的基层工作经验。

1992年,已经在旺兹沃斯市锻炼了16年的李斯特,首次升任为旺兹沃思地区长官,当地保守党议会领袖,自此以后,他又在该岗位上工作了近19年。

由于饱览群书,对各地的经济文化都有独特的见解,再加上多年的群众工作经验,使得其对人对事都大有一套,李斯特在这个岗位上也干出了一定的名堂。

他还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谈判才能,发起了改善环境、生活质量和交通问题的运动,并且在伦敦西南部领导组建了多党联盟,以致力于改善民众的生活。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李斯特担任议会领袖期间,旺兹沃斯议会成为英国最成功的地方议会,不仅缴纳的市政税是全国最低的,而且居民满意度也是最高的。

2011年,对李斯特来说,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由于多年来的兢兢业业,就在这一年女王的生日宴会上,李斯特被女王授予了爵士爵位,以表彰他在旺兹沃斯的突出贡献。

就在这一年,鲍里斯和李斯特这两个曾经交集不多的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当时,正在担任伦敦市长的鲍里斯正在政坛打拼的风生水起,那时候的他很想要找到一位得力的助手,而同样在岗位上发光发热的李斯特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

鲍里斯亲自邀请他加入伦敦市政厅团队,并点名他担任伦敦市副市长,负责政策制定、政府预算及规划。

在离开工作了三十多年的旺兹沃斯时,李斯特说道:

“我在旺兹沃斯的工作重心一直是提高当地居民的生活质量。我现在很享受这一来之不易的机会,在伦敦范围内实现自己的目标。”

随后,他很快就和鲍里斯打成了一片,在为市长工作期间,除了政策制定等,李斯特还成功的肩负起了“联络人”的角色,不仅参与了伦敦政府与中央政府、当地企业及国际团队的关系,还要充当政府与民众间的传话筒,提高伦敦市民在政府决策过程中参与度。

当然,李斯特的确也延续了自己在旺兹沃斯的表现,在职期间,他做出了不俗的成绩。

比如,他为伦敦北线扩建提出了一个创新的资金计划,给包括九榆树和巴特西发电站在内的新兴企业区扩建提供了资金保障。此外,他还与中央政府协商建立了一项税收增量融资基金,以促进当地基础设施的建设等。

正是因为李斯特在政府工作中的成就,他逐渐成为了鲍里斯的“左膀右臂”,甚至在脱欧公投宣传期间也多次为鲍里斯出谋划策。

然而,两人刚刚配合默契之时,却不得不因为意外事件分道扬镳。

2016年,脱欧公投后,卡梅伦任性离职,保守党不得不推举另一位领导人,当时,鲍里斯是竞选的热门人选。

然而,在接下来的首相竞选中,鲍里斯却突遭盟友奇袭,最终失意离场,并宣布辞去伦敦市长一职,而一直追随鲍里斯脚步的李斯特见状也离开了市政厅。

不过,李斯特并没有远离政坛,而是担任了外交部(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非执行董事。

这期间,他经常活跃在国际活动中,与中国商业界的关系甚密,不仅多次访问中国在英企业,还参与了一些企业家课堂,专门和中国投资者、企业家进行交流访谈。

2018年,他还接见了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两人交流了中国在英国购置新使馆一事,而且希望中国也能支持和帮助英国在北京的使馆改造和扩建项目。

除了继续发挥自己在谈判方面的才能,李斯特最主要的阵地还是在房地产上。

二、李斯特与房产的不解之缘

李斯特与房地产市场的渊源一直颇深,在离开副市长一职后,他被Sajid Javid任命为Homes England的主席。

Homes England是一个非政府公共部门组织,其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保障英国居民有更多的住房,包括增加新建房屋的数量,改善经济适用房的质量,加快建设速度,利用土地和投资,促进地方经济增长等。

在李斯特加入Homes England后,他一直在积极推动大型重建工作,致力于提高新建住房数量,并提供了一些卓有成效的策略,自2016年度以来,英国房屋供应量发生了激增,在2017/18年度创下了22.2万套的历史新高,这其中,李斯特可以说功不可没。

在Homes England担任主席期间,甚至有很多人寄希望在他的身上,认为他能够解决英国面临的严重住房危机。

借着在这一非官方机构担任负责人的契机,李斯特和房地产行业有了一定的交情,私下里还在多个政府或私人房产企业担任要职。

政府公开资料显示,李斯特是GLA Holdings Limited 和GLA Property Limited的董事及创始人之一。

GLA 集团是伦敦发展署(LDA)旗下的一个独立法人机构,该集团拥有和管理者伦敦大量的土地,其设立的主要目标是创造就业和住房。

李斯特主要代表政府与该集团进行业务联络,以完成相应的决策和规划。

此外,2015年,李斯特还出任了Old Oak and Park Royal Mayor’s Development Corporation(OPDC)的主席,OPDC是由伦敦市政府成立的公司,主要负责伦敦地区的大型重建开发工作,主要重建工作集中在伦敦高铁2号线(HS2)和伊丽莎白线(Crossrail)交汇处附近。

除了在这两个政府机构任职,他还是伦敦房地产开发商Stanhope的董事。

该公司负责过多个项目,曾参与改造过BBC的总部大楼,开发了50层的8 Bishopsgate大楼等。

在2016-2019年期间,李斯特还担任了EcoWorld London的主席,EcoWorld London是马来西亚房地产开发商Eco World和英国开发商Wilmott Dixon的合资企业,这家马来地产公司原本做的是高端地产,在进入伦敦市场后,该公司也逐渐将目光瞄准了中端市场。

该公司计划在在大伦敦和英格兰东南部开发12个新的项目,估计总开发价值超过26亿英镑,并将率先在伦敦地区新建1万套住宅,以减轻伦敦的住房危机,李斯特还专门出席了当时的会议。

在会议中,李斯特表示:

“伦敦面临着长期的住房短缺,EcoWorld London的启动将在缓解这种情况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确保为中等收入人群提供急需的新住房。”

由此可见,李斯特后期的职业生涯似乎和英国的房地产行业牢牢地绑定在了一起,并极有可能在以后的政治生涯中领域继续为解决英国住房危机而发光发热。

今年7月,鲍里斯再次参加首相竞选,并终于以大比分夺下了首相一职,在出任首相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回了曾经的心腹,打造自己的核心团队,李斯特也是其中的重要一员。

在鲍里斯当选首席后的,李斯特很快就辞去了Homes England的职务,开始专注担任鲍里斯的首席顾问,为他的脱欧之战出谋划策。

不过,李斯特虽然不再担任Homes England主席,但他并没有辞去EcoWorld London和Stanhope的职位。

不得不说,即便是贵为首席,也躲不过房地产的真香定律,不忘借着Homes England的机会,进军地产行业,毕竟,任何人都知道,比起英国公务员平均几万英镑的年薪,房地产多赚到的真不是一点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