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5年时间,花光所有积蓄,只为救回自己所爱的城堡!

0
6

在这个喧嚣浮躁的社会,似乎人人都在追求速度和效率、人人都想要攀到成功的顶峰,但也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愿意用最笨拙的方式,去坚守一件无关成败的事情,只因热爱~

一辈子,一件事,十分真心,几分执着,只为将所爱之事做到最好,大概就是他们生活最真实的写照!这样的人十分难得,而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这样一位充满了“匠心精神”的人~

如果你是第一次看到安东·琼斯(Anton Jones)的照片,肯定很难想象这样一位穿着朴素,笑容可掬的中年男人是做什么的,但是他一直笑称自己是名专业的“古建筑保护工”。

安东把一生中五分之一的时间都花费在了一座古老的威尔士城堡上。

这座建筑位于英国威尔士南部的格拉摩根谷(Vale of Glamorgan),始建于1596年,有超过500年的悠久历史,由当地著名的范·马克劳斯家族(Van family of Marcross)建造,当地人称之为兰特维特城堡( Llantwit Major Castle),也被称为“老城”(THE Old Place)。

17世纪末,由于马克劳斯家族的败亡,这座城堡也逐渐衰落了,后来甚至化为了废墟,变得阴森可怖起来,当地也有传说称,这里经常有鬼魂出没,一个是被丈夫活活饿死的白衣女人,另一个是荷兰水手的灵魂。

后来,这处古迹被列为英国二级保护建筑,归属于格拉摩根谷议会所有。

在安东很小的时候,他就被这座古堡废墟的神秘诡异的气息迷住了。

在回忆时,他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常常在这里玩耍,那时候的城堡非常非常的恐怖,因为废墟上爬满了常春藤,我感到很害怕!即使在夏天,这里也总是显得格外阴森,似乎总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存在,我在这里还被马追过。”

古堡的特殊魅力激发了安东的兴趣,也让他的人生有了最重要的目标——将这一历史之美恢复到昔日的辉煌!

后来,机会终于来了!

2006年,格拉摩根谷议会决定将这座“闹鬼”的城堡放到市场上拍卖,希望新业主能够修复和再利用这座古迹。

这件事引发了极大的关注,想要参与的人也络绎不绝,安东也是其中的一员。

不过,鉴于这座房产的历史意义,议会对买家提出了苛刻的条件,并制定了严格的指导方针。

他们认为,买家必须提供详细的修复方案,并尽可能的多巩固、修复和保留原有的历史建筑,只有在必要的情况下,才能有限度的拆除和重建,而且,任何改建工程、更改用途或扩建工程均须获得规划许可。

由于议会的高要求,很多人都望而却步了,只有安东坚持了下来。

他花了15年的时间来表达自己的热爱,尽可能的完善自己的修复方案,并不断研究城堡的过去,好让自己和它离的更近。

最终,安东的执着打动了议会,议会同意了他的请求,并以5,000英镑将这座破破烂烂的城堡卖给了他。

得知结果的安东激动不已,在买下城堡的第一天,安东就开始了自己的建设工作。

考虑到古迹必须进行“重焕新生”而不是“推倒重来”,安东并没有采取快速重建的方式,而是选择了更加笨拙的办法——纯手工工作!当然,这也是他最终打动议会的地方。

然而,这座城堡实在是太破了,想要修复的难度很大,面对将要开展的工作,安东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也遭受到了很多的嘲笑和不解,觉得他的想法十分愚蠢。

安东尽快投入了工作。

第一天的主要工作是清理废墟,由于城堡长期处于荒废的状态,周围长满了高大的灌木丛和杂草,安东找了一个帮手才勉强完成全部的工作。

他们还必须在城堡内竖立起一个巨大的迷宫般的脚手架,为未来的改造工作做好准备。

在搭好脚手架后,安东就着手对墙壁进行修复。这个城堡的墙壁几乎完全破损了,墙面上有好几个大洞,简直是“家徒四壁”。

据说,这些洞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当时,有偷盗者闯了进来,他们洗劫了这个地方,抢走了一切能抢的东西,包括砂岩窗户和壁炉,并用马车拉走了这些战利品,这些洞就是当时留下来的。

安东和自己的帮手的确也在洞的周围发现了很多石头,他们把这些石头一一挖出来,然后像拼拼图一样再把它们拼到破损的墙壁上。

但是,在空中举起每个都达数百吨的石头并不容易,他们没有真正的起重机械,就用手动滑车和石块搭建起简易的吊装工具,再用人力将这些大石块拉起来。

当然,最最麻烦的还是屋顶的修复!因为这座城堡已经300多年没有屋顶了!

在雨水、大风、日晒经年累月的侵蚀下,没有屋顶的保护,城堡上端的石块早就变得像砂砾一样脆弱。安东必须先把这些破损的石块打磨平整,再重新搭建屋顶的结构。

为了还原历史的细节,安东选用了石灰砂浆等老式材料,屋内则使用了传统的木质横梁。

实心橡木梁都是在现场进行切割完成,屋顶和天花板的横梁是用手工制作的木栓安装。

由于施工现场没办法架装机器,他们就用自己的手动吊装工具,依靠人力将这些平均1-2吨重的木材拉到近2米高的空中,这种感觉就像500年前首次施工时一样。

在修复完主体后,安东又重新安装了门窗,为了保持风格的统一,房屋前门的铰链和螺柱也是用传统的铁匠方法锻造。

虽然,安东也承认,把废墟推倒从头建会更容易些,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他觉得如果将所有的废墟都变成“新的”,实际上会毁了它。

安东表示,自己做的这一切不单单是因为议会的要求,而是因为保留残存的废墟,让这座中世纪的房屋散发出了独特的气氛,就像某个古老的教堂,非常安静,而我们从这里看到了过去,这就是这所房子如此浪漫的原因。

随着修复工作的进展,曾经嘲笑他的那些人也对安东所做的事情越来越感兴趣。一些人甚至会专门来看这个项目,向他了解最终的进展和情况。

安东也会乐此不疲的向人们解释自己的想法,但更多的时间,他一刻也不停地进行着手头的工作。

就这样,安东一直用近乎粗糙的方式守护着这座建筑,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才将它改造成了一个带着浓厚历史气息却又焕然一新的地方。

虽然,安东也曾开玩笑说,“如果早就知道买下这片废墟会让日子变得这么艰难的话,他就不会做出这个决定,也就救不了这座古堡了!”

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让他完成梦想的当然是对古堡的热爱,就在工作时,他还经常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甚至在某一瞬间还能感觉到愤怒的母马在追逐他,并用力踢石头的声音。

如今,这座建筑恢复了昔日的生机,它现在总共有三层楼高,散发着中世纪风格的味道。

然而,当你推开一扇厚重的金属钉前门,进入屋内时,却又会发现另一番景象。

房屋内有一间面积很大的客厅,天花板上有大量的横梁、雕花纱窗,还有一座石灰岩壁炉,上面还装饰有雕画。

客厅的旁边是厨房和餐厅,里面配有现代化的设施,包括做饭的炉子、储藏柜和水槽。

爬上手工建造的橡木楼梯,穿过粉刷过的石灰岩墙壁,可以到达二楼,楼梯两侧有两间卧室和一间浴室。

主卧室的窗户很大,可以看到远处布里斯托尔海峡海岸的景色。

客卧也十分宽敞明亮,墙上还有一个小小的壁炉。

浴室的设施也一应俱全齐全。

在顶层有一间大卧室,有一个套房,可以当衣帽间。不过,这间屋子最让人惊讶的还是天花板居然有两层楼高,正好修建了一个小小的夹层,可以居住,也可以作为娱乐场地。

整个屋子的窗户都是用石头或木头等天然材料制成的。

墙面原有的雕刻也被保留了下来。

还有一个带有围墙的私人花园。

千万不要小看这个花园,虽然面积不大,但却给安东带来了很多的惊喜,它曾在这个地方发现了很多很有年代的东西。

比如,一把或许能打开前门的钥匙和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硬币。

其中最古老的一枚是爱德华一世的便士,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300年左右。

安东还发现了一个刻有亨利八世王冠的地板,这个地板与城堡修建的年代完全吻合,也从侧面印着了房屋悠久的历史。

安东觉得,这些遗迹和手工艺品也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在许多世纪以前,曾有人在这片土地生活过,把这里当作家,他现在做的就是重新建立起与过去的联系。站在这片土地上,就好像可以和历史对话。

自修复工作完成后,安东就一直住在这座城堡里,但是在数年累死累活的修复工作中,他没有精力去赚取其他收入,这件事也让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现在,安东不得不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把他亲手从废墟中拯救出来的城堡放到市场上去售卖。

他说:“我深深沉迷于这座城堡中,我现在就住在这里,如果不是迫于无奈,我真的不想卖掉它。”

据悉,由乔治·克拉克主演的电视节目《修复人》想要在这座城堡中拍摄,他们非常喜欢这里,也想在这个电视系列节目中报道这件事,但安东没有答应他们,因为他们需要在城堡待上六个月的时间。

安东相信这是威尔士第一个被修复并改造成住宅的里程碑式的城堡。他为这处房产做的最后一件事是在墙上镶嵌了一块凤凰牌,寓意着“凤凰磐涅”,以纪念它不可思议的重生。

如今,这座房子将要挂在市场上售卖了,虽然安东不再是它的主人,但却赋予了它新的生命,如果不是最初的热爱和坚持,也许这座房子不过是在时间的车轮中走向陨落罢了!

但正是有人愿意心系一处,将漫漫余生用在所爱之事上,才让不可能变为了可能,才让废墟上也能开花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