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寒门贵子到赢娶富家千金,从对冲基金到从政一路开挂!扒一扒苏纳克的上位之路~

0
171

昨天,英国保守党党魁竞选首轮投票已经落下帷幕。

不出所料,一直呼声最高的前任财相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赢得了首轮投票,成功晋级下一轮。

虽然有很多真真假假的“黑料”曝出,但在首轮投票中,苏纳克仍获得了88名议员的支持,比排在第二的贸易大臣Penny Mordaunt 的票数(67票)多出整整21票。

因为没有通过30名议员支持的门槛,新任财相纳迪姆·扎哈维(Nadhim Zahawi)和前卫生部长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被淘汰出局。

在竞选失败后,杰里米·亨特立即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转为支持苏纳克,并表示,苏纳克是一个“能力非凡的人”,也是他在英国政界见过的“最正派、最正直的人之一”,从其言谈中也足见苏纳克的人气之高。

尽管目前的党魁竞选仍旧扑朔迷离,但外界普遍认为,如果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年仅42岁的苏纳克将成为首相的最热门人选,也许会成为英国历史上首位印裔首相。

不过,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苏纳克出身普通家庭,进入政坛的时间也并不长,而且,从一个名不经传的政坛新秀,到英国政府二把手,再到首相竞选中的“希望之星”,苏纳克仅仅用了几年时间。

那么,他是如何走到今天的呢?这还要从这位“寒门贵子”的成长之路说起。

寒门贵子的成长之路

苏纳克于1980年5月12号出生在英国Southampton。

与今天的成就相比,苏纳克的家庭显得非常普通。

他的父母和祖父母都是印度人,在1960年代的时候,他的祖父母举家从东非‌‌移民到了英国,一切都是‌白手起家从头开始。

苏纳克的父亲Yashvir是NHS的一名全科医生,母亲Usha是一名药剂师,在当地经营一家小药房。作为家里的长子,苏纳克从小就经常给母亲帮忙。

对于这段经历,苏纳克曾多次表示,他非常钦佩父亲为社区服务的奉献精神。而在药房帮助母亲的经历成为了他经商的启蒙。

虽然出生在普通移民家庭,但苏纳克从小就聪明伶俐,学习成绩十分优异。他也曾说过,良好的教育成就了他。

苏纳克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在小学毕业后,当时,他进入了英国久负盛名的‌‌温彻斯特公学学习。

温切斯特公学成立于1382年,是英国九大公学之一,也是世界上最知名的学府之一,有着先进的教学理念和高超的教学水平,但对普通家庭来说,这所学校的学费并不便宜。

起初,苏纳克计划通过获取奖学金来减轻家庭的负担,但‌不幸的是,‌‌他最终没有获得奖学金。

不过,让苏纳克意外的是,为了不让这个机会白白浪费,他的父母决定自己承担高额费用,送儿子去温彻斯特学习。

在苏纳克看来,父母为他的教育做出了“极大的牺牲”,这也让他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

在温彻斯特期间,苏纳克不仅品学兼优,因为聪明勤奋,毕业之前还成为了学生会主席和校报编辑。

而且,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暑假期间,苏纳克也会在一家餐厅打零工赚钱。

从温彻斯特毕业后,苏纳克进入了享有盛誉的牛津大学学习,和许多雄心勃勃的年轻人一样,他选择了政治、哲学和经济学。

不过,与威廉·黑格(WilliamHague)、卡梅伦、鲍里斯这样的名声在外的学生相比,那时候的苏纳克更像一个无名小卒,有熟人甚至将他称为一个滴酒不沾的书呆子。

而且,相比于其他同学在政治方面的野心,苏纳克似乎更热衷于‌‌经商。

在牛津期间,当其他人都在为从政做准备的时候,他却另辟蹊径成为了牛津大学投资协会的主席,‌‌一门心思放在商业和投资业上,这也为他后来的从商之路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2001年.21岁的苏纳克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从牛津毕业,并且进入到了年轻人梦寐以求的投行高盛工作。

高盛是全世界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也集中了世界上最优秀的一拨人。2001年至2004年期间,苏纳克在高盛担任分析师,积累了丰富的投行经验。

2004年,苏纳克进入了总部位于伦敦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Children\\’s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工作,并于2006年9月成为合伙人。

也就是在成为合伙人的那一年,苏纳克获得了Fulbright奖学金,前往美国顶尖学府斯坦福大学攻读MBA。

很多人认为,斯坦福大学的经历是苏纳克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

因为在那里,他遇到了自己的挚爱,也就是他现在的妻子阿克莎塔(AkshataMurthy)。

阿克莎塔并非什么等闲之辈,她是印度亿万富翁Narayana Murthy的女儿。Narayana Murthy是IT服务巨头Infosys的联合创始人,被称为“印度IT行业之父”,截至2022年4月,他的净资产估计为44亿美元。

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接受了良好教育的阿克莎塔在事业上也非常成功,她拥有Infosys的0.91%的股份,截至2009年,该股份价值约9亿美元(6.9亿英镑)。

与此同时,Murty还拥有Jamie Oliver两家餐厅的股份,而在2022年最新公布的财富榜中,阿克莎塔是英国最富有的女性之一。

2009年,在相识不到四年后,苏纳克和阿克莎塔就步入了婚姻殿堂,并且养育了两个可爱的女儿。

从斯坦福大学回到英国后,苏纳克离开了之前的公司,加入新的对冲基金公司Theleme Partners,该公司于2010年10月成立,管理着大约7亿美元的资产。

随后,苏纳克加入了岳父的投资公司Catamaran Ventures,成为了该公司的董事。他的岳父对这位女婿也是赞不绝口,认为他非常“诚实”。

可以说,苏纳克即便不选择从政,在金融这条路上,他做的也非常出色和成功。而且,娶了阿克莎塔后,双脚均踏进豪门的苏纳克的经商之路将会更加顺风顺水。

不过,就在2014年,苏纳克做了一个非常意外的决定,进入政坛,从零开始发展政治事业。对此,有人将其动机解读为对“地位”的追求。

如鱼得水的政坛生涯

2014年,苏纳克成为了约克郡里士满的保守党议员,该席位是英国最安全的保守党席位之一,由保守党持有超过100年。

由于印裔的身份,加之缺乏人脉和资源,很多人并不看好苏纳克的这次尝试,但神奇的是,他在第一次选举中就赢得了支持,并在这一选区站稳了脚跟,后面多次连任。

对于苏纳克在政治方面的潜力,曾在里士满担任议员的英国前外交大臣威廉黑格先生就盛赞称:“事实证明,苏纳克是一位勤奋的选区议员,他在2017年和2019年连任并不令人意外。他是一个杰出的人,我相信他会继续成为我们社区的有力和有效的领导者。”

在担任议员期间,苏纳克也参与了政府部门的一些工作。

2015年至2017年期间,苏纳克成为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特别委员会的成员。

2018年至2019年期间,他担任了前首相特蕾莎·梅政府的初级部长。

不过,大家可能会发现,这些都并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职务。但很快,苏纳克就迎来了人生的另一个转折点,并以此为契机,在短短五年时间里,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地方议员坐到了英国政府的第二把交椅。

说起苏纳克政治生涯的转折点就不得不提到英国脱欧。

2016年,英国全民公投决定“脱欧”,这一重大决定震惊了全球,也让英国的政治家成为了几个派系,为此争吵了好久年。

一般来说,英国政治家对脱欧的看法分为三种,留欧、中立和脱欧,而苏纳克就是坚定地脱欧支持者。

有媒体曾报道称,主持了脱欧公投的英国前前首相卡梅伦曾找到苏纳克,希望吸纳他到自己的留欧阵营,以便争取更多的年轻人支持留欧,当时苏纳克坚决地拒绝了卡梅伦。

在苏纳克走后,卡梅伦感慨称,如果我们失去了苏纳克,我们的党就失去了未来。

没想到,卡梅伦一语成谶,尽管保守党并没有失去未来,但卡梅伦领导的留欧派却退出了历史舞台。

尽管这一故事真假不得而知,但作为脱欧的坚定支持者,苏纳克的确牢牢把握住了这一大趋势,并成功实现了政治生涯的大跨步。

他曾公开表示,欧盟的繁文缛节“扼杀”了英国企业,他相信脱欧将使英国“更自由、更公平、更繁荣”。

不仅坚定支持脱欧,苏纳克还设想了脱欧后英国的未来。

2016年,苏纳克为政策研究中心(撒切尔派智囊团)撰写了一份报告,支持英国在脱欧后建立自由港。

次年,他又撰写了一份报告,主张为中小企业创建一个零售债券市场。

另外,苏纳克还表示,改变移民规则是他投票脱欧的另一个关键原因,他认为在控制边界的前提下,适当的移民可以使英国受益。

而这些想法可以说与后来担任首相的鲍里斯的想法在某种程度上不谋而合。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英国政坛因脱欧四分五裂之际,‌苏纳克不仅有明确支持脱欧的想法,‌‌而且很早就站队支持属于硬脱欧阵营的鲍里斯。

2019年6月,苏纳克和其他两名议员更是撰文公开表达对鲍里斯的支持,并称“保守党正处于极度危险之中,只有鲍里斯能拯救我们。”

有媒体认为,虽然苏纳克的上升之路有自己的努力和良好的机遇,但这篇标题极具煽动性的文章也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让鲍里斯能够在众多支持者中重用这位初出茅庐的政坛新秀。

有人总结苏纳克的政治风格称,他更偏向于唯物主义,而且,他与所有对冲基金投资者一样,用高风险的赌注来获得回报。如今,他的两个赌注——脱欧和鲍里斯——都为其带来了丰厚回报。

在鲍里斯上台后,苏纳克就搭上了政治顺风车。2019年,鲍里斯任命苏纳克为财政部首席秘书,在时任财相的萨吉德·贾维德(Sajid Javid)手下任职。

次日,他成为枢密院成员,进入了英国政坛的核心圈层。

2020年2月,因为与鲍里斯政见不合,时任财相的贾维德辞去了职务,机缘巧合下,39岁的苏纳克被推到了财相一职,成为有史以来担任该职位的最年轻的议员。

因为太过年轻,上任速度太快,苏纳克也招致了一定的批评,很多人也并不看好苏纳克。

有媒体甚至抨击他是“傀儡财相”,其上任标志着财政部独立于唐宁街10号的终结。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因为疫情期间的政策和大手笔,苏纳克不仅成功坐稳财相位置,也获得了很多民众的好感。

2020年3月11日,苏纳克发布了自己的第一份财政预算,宣布增加300亿英镑的支出,其中120亿英镑用于缓解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3月17日,苏纳克再次宣布为企业提供3,300亿英镑的紧急支持,由政府代替企业为员工发工资,这也是英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制定这样的计划。

后来,苏纳克还推出了一系列税收削减、外出就餐等等支持计划,并宣布扩大教育和科学方面的支持……

在一系列的“大手笔”后,尽管英国财政赤字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但苏纳克的人气大增,尤其是在鲍里斯接二连三爆发丑闻后,苏纳克的支持率越来越高。

2021年8月,Conservative Home进行了自2019年大选以来的首次民意调查,结果发现,苏纳克支持率大增,近31%的保守党基层成员支持苏纳克接班鲍里斯。

Conservative Home还表示,自疫情以来,在每个月的月度调查中,至少有十分之七的保守党成员支持苏纳克对新冠的回应。

而这一切,也为苏纳克如今竞选首相埋下了伏笔……

在苏纳克宣布竞选首相后,他的过往经历和私人生活也引发大家的兴趣,大家发现,苏纳克不仅在政坛干的风生水起,他还是英国最富有的议员之一,在二十多岁时就成为了千万富翁。

家底丰厚的政治明星

今年5月,《星期日泰晤士报》公布2022年度的英国富豪榜。

让很多人意外的是,时任英国财相的苏纳克和妻子阿克莎塔进入了榜单。

尽管两人在英国富豪榜中的排名并不靠前,在第222位,但这已经是自1989开始记录富豪榜单以来,最富有的一线政治家。

苏纳克和妻子的财富包括持有的股份,各种基金、投资,以及房产等等。

两人光是名下的房子,据说就有至少4套,其中还包括加利福尼亚的房产。

在担任财相期间,苏纳克和妻子以及两个女儿一直住在唐宁街10号上方的一套公寓里。

该房产靠近前首相鲍里斯的住所,交通非常便利,今年4月初,苏纳克自己花钱对房子进行了重装。

不过在辞职后,苏纳克必须和妻子搬出官方住所,但对于富有的两人来说,他们并不愁住。

据媒体报道,苏纳克和妻子在伦敦富人区肯辛顿拥有一套价值700万英镑的房产。

这套房产共有5间卧室,4间浴室,2间客厅,还有一个私人花园,是妥妥的大豪宅,也是夫妻两人的主要住所。

除了位于伦敦市中心的大别墅外,苏纳克还在肯辛顿的Old Brompton路拥有一套位于一楼的公寓。

据说这套公寓目前是闲置的,夫妻俩会免费提供给家人朋友来伦敦游玩时使用。

不仅在伦敦拥有住所,苏纳克一家在约克郡也拥有一处庞大的乡村庄园。

这是一座乔治亚风格的庄园,也是英国国家二级保护建筑。

主屋坐落在12英亩的土地上,据悉购买时的价格约150万英镑,但现在,由于房价上涨,这套庄园的价值被认为达到了200万英镑。

除了超大的居住空间,这座庄园还有一个观赏湖泊、一个大型私人池塘和一个野生动物区。

据说,苏纳克和妻子已经申请到了规划许可,将在这片土地上建造一座新的建筑,其中包括一个游泳池、健身房和淋浴设施,以及一个毗邻的室外网球场。

保守估计,该项目的成本也可能超过40万英镑。

苏纳克和妻子不仅在英国有多处房产,在加利福尼亚州Santa Monica也拥有一处房产。

两人在Santa Monica的房子是一套顶层公寓,价值550万英镑。

这套豪华公寓视野极佳,可以欣赏到世界著名的在Santa Monica码头和太平洋的全景,据说是两人度假和旅游时使用。

而这,只是苏纳克和妻子财富的一小部分……

由此可见,即便首相竞选失败,凭着这么多的财富,苏纳克的生活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也难怪有网友会调侃说,苏纳克能够勇于辞职,原因终于被找到了~

那么,苏纳克能否创造历史,升任英国首相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