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净值人士目光重回伦敦市中心!他们投资伦敦有哪些诀窍?

0
27
在说起投资者群体时,我们经常会提起一个词–高净值人士(High-Net-Worth Individual)。作为金融行业的术语,高净值人士原本指的是可投资财富(如股票和债券等资产)超过一定金额的人。《世界财富报告》则将高净值人士定义为拥有至少100万美元资产(不包括其主居所价值)的人群。

截至2020年6月,全球预计有1,300万高净值人士。而随着人们的财富不断积累,逐渐又出现了“超高净值人士(VHNWI)”(资产净值至少为500万美元)和“极高净值人士(UHNWI)”(流动资产为3,000万美元或可支配收入超过2,000万美元)。

虽然对于这类人群的定义越来越细化,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始终是拥有着极强的投资和消费能力的代名词。也正因为如此,全球大多数的金融机构,如桑坦德银行,巴克莱银行,花旗银行,瑞士信贷和摩根大通等,都有着独立的业务部门,并指定团队专门为高净值人士提供金融服务。

包括Bentley,Maybach和Rolls-Royce在内的品牌都积极瞄准高净值人士来销售他们的产品。就连某些杂志,如Monocle,RobbReport,和Worth等,也是为高净值受众设计的。

而在房产投资界,购买力极强的高净值人士的动向更是颇为受人关注,很多机构甚至将他们的投资方向看作是一种风向标。而能够让高净值人士偏爱甚至愿意长期定居的城市,自然也是房产投资界的香饽饽。

近日,据英国一家专门为豪宅提供搬家服务的公司称,大批的高净值人士正在重返伦敦市中心(PCL)。

这家为全球各地的艺术品、珍贵物品和收藏品提供运输服务的公司表示,在新冠疫情的限制措施放松后,很多高净值人士都在最近选择重新搬回伦敦市中心,这让他们这类公司突然变得格外忙碌。

这些重返伦敦市中心的人,一部分是从英国各地的乡村庄园返回的,还有一部分则是从国外返回。

该公司的运营总监Tom Wood表示:

“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很多客户开始重新考虑疫情后的搬迁。我们看到大量的私人客户返回伦敦市中心,其中很多人都拥有着豪华住宅。”

“许多在疫情期间搬到乡村住宅的客户现在也都回来了,这些客户通常会在伦敦市中心购买房产,诺丁山就是一个特别受欢迎的目的地。”

伦敦一家房产中介公司的报告印证了Tom Wood的话。该报告称,目前市场对PCL公寓的需求正在回升,这表明疫情期间被媒体大肆渲染的“逃离伦敦”的趋势已不复存在。报告显示,仅在过去两周,他们就签下了8个新客户,总购买力高达1,700万英镑。

有趣的是,8位客户都提出想要在伦敦PCL买房,更是有7人明确表态想要一套PCL的公寓。该公司的销售人员用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称“”“如果你这段时间在伦敦漫步,你真的会觉得以前那热闹的‘嗡嗡声’又回来了。”

对于房地产市场来说,租赁市场往往能让你提前看到市场的变化。据Savills最新数据显示,伦敦黄金地段迎来了10年来最强劲的季度租金增长,增长率高达2.9%,而PCL的表现更是亮眼,季度租金增长率高达3.6%

而且,这是自2019年12月以来,公寓的季度租金增长率(3.2%)首次超过了住宅的季度租金增长率(2.5%)。

基于此,Savills对于未来五年伦敦高端房产市场房价的预测是非常积极的,对于PCL未来五年的高端房产房价增长率的预测值更是高达21.6%

很多人可能很好奇,对于这些高净值人士来说,伦敦的哪些方面更吸引他们呢?房产君认为主要有下面几点:

1.非常适合创业和企业发展

不久前,美国咨询公司Startup Genome出具了一份《2021年全球创业生态报告》。该报告显示,在创业生态方面,硅谷高居榜首,纽约和伦敦则连续第二年并列第二

Startup Genome是一家世界领先的政策咨询和研究机构,主要面向政府和其合作伙伴,致力于加速各个城市创业生态系统的成功。

报告显示,尽管对很多人来说,2021年是动荡的一年,但全球创业生态最佳城市前几名和去年相比没有出现变化。

数据显示,全球初创企业的生态系统价值已经超过了3.8万亿美元。其中,北美继续占据着主导地位,在排名前30的城市中有50%来自北美;其次是亚洲,占比27%;欧洲则排第三,占比17%。

单就创业生态而言,伦敦在欧洲大陆可谓是遥遥领先。而作为实力雄厚的老牌发达国家,英国还格外重视对科技行业的投资,这也带动了科技企业在伦敦乃至整个英国出现井喷式的发展。如今,英国科技领域的岗位已超过290万个,约占英国总工作人口的9%。

目前,英国也被视为全球最有价值的科技生态系统之一,科技初创企业和规模化生态系统的估值为5,850亿美元,比2017年高出120%,是排名第二的德国(2,910亿美元)的两倍多。

而伦敦也就因此成为了颇受企业家等高净值人士非常青睐的城市。

2.首屈一指的财富聚集地

根据Knight Frank最新发布的《2021年度财富报告》,伦敦和纽约并列,摘得了全球城市财富指数榜单第一的桂冠。

在这份报告中,Knight Frank共分析了全球100个城市,主要从财富、投资和生活方式等方面来衡量。衡量指标通常包含城市中的顶级大学、米其林星级餐厅、五星级酒店和航空公司等,今年还额外增加了高端零售店的数量。

从榜单来看,伦敦和纽约并列第一,巴黎第三,东京位居第四,香港则位居第五。总体来说,欧洲城市在今年的排名中处于领先地位,在前20名中占据了8个席位。

报告分析称,这主要是因为欧洲城市在投资和生活方式方面的排名普遍较高,而伦敦在这两方面更是都取得了第一的好成绩

不难看出,高净值人士选择重回伦敦还是有其原因的。

从投资角度来说,英国目前约有105家价值10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公司。仅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就新增了20个。相比之下,从1990年到2014年,英国前20家独角兽公司可是花费了24年时间才诞生的。

良好的投资环境能够给高净值人士的财富带来滚雪球般的效应,而在资产保值方面,伦敦也有着独特的优势。

报告显示,伦敦拥有着全球数量最多的高端房产存量,是排名第二的迪拜的1.5倍。足够多的高端房产存量,才能够保证高净值人士的购房选择水平。

而在生活方式方面,2021年已经有三个权威机构将伦敦评为了全球最佳城市,它们分别是:Resonance Consultancy,波士顿咨询、施罗德。伦敦还是全球绿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空气清新,自然风景优美,非常宜居。

报告还显示,伦敦的居民财富总额位居世界第二,顶级富豪更是热衷住在这里。在超高净值人士中,有近5,000位资产超过3,000万美元的富豪选择将伦敦作为主要生活地。而在高净值人士的数量上,伦敦的百万富翁人数是最多的,高达874,354人,绝对是妥妥的富豪聚集地。

3.世界级金融中心

作为全球著名的经济金融中心,伦敦不仅控制着全世界45%的外汇交易,也是大企业公司设址的首选之地,75%的世界500强企业在此设有公司或办事处。欧洲市值10亿美金以上的53个新科技公司中,有22个位于伦敦。

在刚刚脱欧的那段时间,因为英国即将失去进入欧盟金融市场的机会,所以出现了很多唱衰伦敦金融行业的声音。

然而在最新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简称GFCI)中,伦敦仍旧是全球前两大金融中心之一。

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是由位于伦敦金融城的私人智库Z/YenGroup每半年发布一次。此次GFCI共提供111个金融中心的概况、评级和排名,主要通过外部指数和在线调查来评选。

GFCI认为,纽约和伦敦相对强劲的表现表明,尽管过去18个月里,人们的工作方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但这两个城市的金融服务业仍设法维持了业绩。

因为英国将金融科技友好政策作为优先考虑的对象,所以GFCI认为,他们对伦敦能够在疫情的冲击后快速复苏充满信心。

4.领先的教育资源

伦敦是全球教育体系最发达的城市之一,也是英国优秀中小学最多的地区。

在幼儿教育阶段,伦敦就有超过340所学校被英国教育标准局(Ofsted)评为“杰出Outstanding”,一些学校不仅成绩杰出,理念更是十分先进,能够最大化的激发孩子的潜力,为孩子提供多样化的“赛道”。

而且,伦敦还拥有一些全球最好的学校和大学,这里共有40多所高等教育机构,数据位居全球前列。

根据《泰晤士高等教育》杂志发布的最新年度世界大学排名,全球排名前50的8所英国学校中,有4所位于首都伦敦,它们分别是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伦敦大学学院UCL,伦敦政经学院LSE,以及伦敦国王学院。

而由于名校众多,实习就业机会丰富,伦敦已经连续三年被QS评选为全球最佳留学城市。

因此,很多高净值人士也愿意抓住机会回归伦敦,从而让孩子接受最良好的教育。

5.举世闻名的娱乐之都

伦敦是举世闻名的娱乐之都,是全世界博物馆、图书馆、体育场馆数量最多的城市之一,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举办过三次奥运会的城市。

伦敦的夜生活十分丰富,这里有全球最好的娱乐场所,城市各个角落遍布着各式各样的酒吧、俱乐部、音乐厅、剧院、电影院。

虽然夜生活丰富,但伦敦却是全球最安全的20个城市之一。

另外,伦敦的体育活动也非常丰富,不仅拥有欧洲所有城市中最多的足球俱乐部,还是全球知名的温网比赛举办地,并拥有众多板球、高尔夫、马术俱乐部。

总体而言,许多高净值人士选择在疫情过后重新回到伦敦,主要是为了继续享受市中心繁华的生活方式和优质的资源。而高净值人士的回归也再次肯定了伦敦这座城市的魅力,并为伦敦注入了新的动力和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