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内阁高层各种以权谋私? 住房大臣这次又被曝了!

0
10

就在不久前,我们报道了鲍里斯的首席军师多米尼克·卡明斯的事。

这位站在首相身后的男人,因为在疫情期间公然违反“封锁措施”驾车远行,遭到了民众的口诛笔伐。

就在外界频繁施压,要求卡明斯引咎辞职之际,鲍里斯却“出人意料”地站出来表态支持卡明斯,称他的举动是完全“合法的”。

卡明斯本人也召开新闻发布会,既没有辞职也没有向公众道歉,坚称并不后悔自己“合理合法”的举动。

虽说鲍里斯的表态让人唏嘘,但联想到他一路辅佐鲍里斯当上首相,立下了“赫赫战功”,能得到首相的力保其实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这件事在发酵了一段时间之后,渐渐也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民众们也慢慢将“卡明斯事件”遗忘在了脑后。

然而,还没等鲍里斯松一口气,他手下的另一员大将又再次引发了争议。

 

这一次被媒体推上风口浪尖的正是英国现任的住房部长罗伯特·詹瑞克(Robert Jenrick)。

詹瑞克毕业于剑桥大学,随后由律师转行从政,却年纪轻轻就位至重臣,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而住房部长这次遭到媒体和民众质疑,却是因为一件多年前就发生的事,这件“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与詹瑞克申请改建自己的豪宅息息相关。

根据英国媒体的爆料,住房部长在议会大厦附近拥有一栋价值260万英镑的联排别墅。

这座豪宅的位置有多好呢?

这么说吧,从他家步行一小会儿就可以到达议会大厦。

而且,这座豪宅所在地区有很多历史保护建筑,周围视野十分开阔,光线充足,出门就是一块让人心旷神怡的绿地。

从外观来看,这栋房子历史感十足,二层还有一个露台,可以供主人在闲暇之余赏景。

虽然房子内部的样子没有太多曝光,但还是有媒体扒出了这栋房子在詹瑞克入手之前的室内照。

从图片不难看出,这栋外表看起来古朴端庄的房子,原本的装修也十分不错。

屋内装饰虽不至于奢华,但也十分精致。

据悉,詹瑞克是在2013年的时候买下的这栋房子,他十分喜爱这里,而在入住后不久,詹瑞克就打算耗资83万英镑来对这栋房子进行一次装修改造。

这个装修费已经接近房屋价值的三分之一,如此耗资不菲,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詹瑞克的计划不仅涉及到房屋内部的装修,还包括了对房屋结构的变动。从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他是打算将屋顶露台改造成一个额外的房间。

由于詹瑞克的改造计划涉及到了房屋主体的变动,按照英国的法律,是要提交给当地议会来审批的。

很快,詹瑞克便以自己的名义向威斯敏斯特议会提交了这份改造计划,谁曾想,这一次,他却碰了个“大钉子”。

2014年1月,威斯敏斯特议会的规划官员首次否决了詹瑞克提交的改造计划,他们拒绝的理由是“改造会损害建筑的特点、外观以及周围的保护区”。

3个月后,不服裁决的詹瑞克很快就再次以自己的名义提交了一份改造计划,希望当地议会能够通过他的申请。

但威斯敏斯特议会再次拒绝了他的申请,给出的理由与第一次一模一样。

按理说,碰了两次壁的詹瑞克应该要放弃自己的改造计划了,毕竟,当时的他还只是在竞选纽瓦克议会选区的议员,对于政坛而言,他还只是一只名不见经传的“小菜鸟”。

然而,这一切,都随着詹瑞克不久之后成功当选纽瓦克议会议员而变得不同了。

2014年8月,距离他成为诺丁汉郡纽瓦克地区的保守党议员仅仅过去了两个月,詹瑞克和他的妻子第三次向威斯敏斯特议会提交了他们的改造计划。

这一次,詹瑞克用的是他妻子的名义,改造申请文件上的署名还错误地写成了“米哈尔·伯克纳先生”。让詹瑞克没有想到的是,当地议会的规划官员还是决定再一次拒绝他的申请。

然而,早已“今非昔比”的詹瑞克这次却是有备而来,还没等威斯敏斯特议会的裁决意见下来,保守党议员史蒂夫·萨默斯(Steve Summers)便介入进来,并要求将詹瑞克的这项改造计划提交给规划委员会来决定。

根据《泰晤士报》的报道,当时的萨默斯和詹瑞克住在同一个片区,他们的家距离议会大厦都只有几步之遥。

2014年11月,规划委员会的三名保守党议员均投票推翻了原规划官员的决定,并批准了詹瑞克的改造申请。据悉,在这个由四个人组成的计划委员会中,唯一投了反对票的议员是工党的露丝·布什。

但不管怎么说,詹瑞克的改造申请总算通过了,他终于可以将房子变成自己心仪的样子。

然而,时隔六年之久,詹瑞克的这件旧事却再次被媒体给扒了出来,也引发了舆论的热议……

有人认为,詹瑞克的行为就是典型的“以权谋私”,没当上议员之前和当上议员之后的差别也太大了。

还有人讽刺称,这就是为什么很多英国人都要挤破头去从政了,不要太特权哦~

还有人联系到卡明斯事件,谴责首相说,无论鲍里斯的部长们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他都不会解雇他们。

这件事被曝光之后,当时投票通过詹瑞克的改造申请的议员们,也再次成为了媒体采访的焦点。

规划委员会中唯一投了反对票的工党议员露丝·布什表示,这引发了人们对议员们为何会批准该计划的新的担忧。

她说道:

当时我认为这是一个愚蠢的决定,因为它有可能开创一个不好的先例。”

露丝·布什认为,对于较小规模的改造申请,提交给规划委员会是非常不正常的。因为规划委员会通常只处理重大申请或公众严重反对的申请,很明显,詹瑞克的申请对于这两种情况都不适用如果这项申请没有规划委员会的干预,那么当地议会规划官员的拒绝将是有效的。

当时投了同意票的保守党议员保罗·丘奇(Paul Church)则说道,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也不知道詹瑞克其实就是这栋房子的主人。

而担任该规划委员会主席的理查德·贝德多(Richard Beddoe)则没有回应媒体的置评请求。

除了对詹瑞克曾“以权谋私”的质疑之外,还有人甚至从詹瑞克当年改造房屋的操作方式上给他挑毛病。

原来,詹瑞克在2013年买下这栋有五间卧室的豪宅后,立马就成立了一家私人公司来负责对他的房子进行翻修。

公开的账目显示,詹瑞克的妻子(伦敦金融城的一名律师)为完成这项工作向公司支付了80多万英镑的资金。

这一波操作也引发了一众专家的质疑,房产税专家Simon Misiewicz在查看了该公司的账目后,直言不讳地说道:“很明显这个新成立的公司并没有盈利,那么詹瑞克别有用心的动机是什么呢?他们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举动呢?”

言外之意,詹瑞克成立公司来装修有“避税”的嫌疑。

对此,詹瑞克的发言人表示:“这种安排并不会有税收优惠,对于当时的改造,所有适用的税收詹瑞克都缴纳了。”

估计詹瑞克自己都没有想到,时隔六年之久的一次装修经历,会让如今的他站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

但要说起舆论风波,这并不是近几个月以来詹瑞克首次引发争议。

早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英国因为新冠疫情正处于“封锁”阶段。就媒体拍到,詹瑞克曾违反政府居家隔离的规定,从伦敦住所前往位于赫里福德郡的豪宅,甚至还有人看到了他去探望自己的父母。

当时的詹瑞克为自己辩护称,从疫情一开始,他们一家人就住在赫里福德郡的家,这间乡村别墅对于他们家来说就是第一住所,他并没有违反禁止前往第二居所的规定。

至于被人看到出门探望父母,詹瑞克则表示自己是去送药物等物资,而且他开车去父母家的时候,与年迈的父母均保持了社交距离。

虽然詹瑞克的事情并没有像“卡明斯事件”闹的那么大,但对于詹瑞克“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行为,很多民众还是产生了极度反感的情绪。

今年5月底,又有媒体爆出,詹瑞克在执政期间曾经有“暗箱操作进行利益交换”的嫌疑。

这个消息一出,再次引发轩然大波,民众们对于詹瑞克更加不满了。

 

而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还要从今年年初说起:

2020年初,英国政府打算针对大型地产开发项目实施一项新的社区基础设施税(Community Infrastructure Levy),而就在这项新税即将实行的前一天,詹瑞克批准了一个地产项目的规划。

而这个地产项目的开发商背后站着的是英国亿万富豪、《每日快报》的前老板理查德·戴斯蒙德。

按照《镜报》的说法,詹瑞克提前一天通过这个项目的规划,直接为戴斯蒙德的公司节省了多达5,000万英镑的税费。

然而,更加让人迷惑的是,就在这个住房项目获得批准仅仅两周后,戴斯蒙德便亲自向保守党提供了1.2万英镑的捐助,而这似乎也坐实了住房大臣所面临的“利益交换”的指控。

事情被曝光之后,詹瑞克迫于压力不得不收回自己的决定,称批准该项目“不合法”。但他坚称,自己并不存在任何偏袒的行为,但为了保证完全公正,自己同意重新审核该项目。

 

如今,对于该地产项目的批准已被撤销,这个项目也需要重新审核。然而,随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这件事中有更多的细节也被陆续公之于众。

首先,詹瑞克“赶时间”通过的这个地产项目并不合规。按照规划部门的意见,这个住宅项目的建设会影响伦敦塔桥地区的景观,按理不会获批。

其次,从政府对经济适用房数量的要求来看,这个项目也并没有达标。

最后,更有媒体曝光了詹瑞克和戴斯蒙德的短信,从短信内容来看,戴斯蒙德确实曾敦促住房部长尽快批准他的房地产项目。

不得不说,今年才38岁的詹瑞克,年纪轻轻就已经当上了英国的住房部长,足以证明他的能力。

没有这些事情发生的话,他原本有望成为英国政坛一颗闪耀的新星。

然而,在如今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詹瑞克却屡屡深陷丑闻,不仅让自己的风评变得差了许多,更是连带着让鲍里斯也挨了很多的骂。

几员大将频繁因丑闻上热搜,也难怪鲍里斯苍老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