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里斯新协议跟特蕾莎相差多大?最后因为卫生巾的问题差点谈不成!

0
23

昨天,绝对是英国脱欧史上最值得记载的日子之一,因为历经几个日夜的不懈谈判,鲍里斯终于和欧盟就新的脱欧协议达成了共识。

脱了三年都没脱成的英国脱欧,这次似乎迎来了最接近尾声的一回。

相比于在位三年的特蕾莎·梅,鲍里斯上任才短短七十多天,就拿下了要求颇多的欧盟,那他到底是提出了一份怎样的新协议呢?

一、新协议有啥不一样?

实际上,这份与欧盟达成的新协议并没有多“新”,大部分内容还是继承了特蕾莎·梅旧协议的衣钵,只不过,鲍里斯在其基础上做出了一定的变通和修改。

房产君(微信ID:fangquanuk)特意节选了大家比较关注的几条说明一下。

1、跟之前特蕾莎梅协议相同的部分

1)终止人员往来自由

与特蕾莎的协议一样,这份新协议也明确表示,在英国脱欧后,原有的欧盟成员国之间居民往来自由的权力将结束。

按照欧盟法规定,持有任何欧盟国家签发的欧盟长久居民身份(即long-term resident of EC,是由欧盟成员国家签发的一种身份)的人,可以自由在所有欧盟成员国、欧洲经济区成员国和瑞士自由工作、经商、居住和学习。该身份的持有人及子女到任何欧盟国家学习,均享受当地公民的学费待遇。

而随着英国脱欧,这一欧盟居民往来自由的便利也将不再适用于英国境内,届时滞留英国境内的欧盟公民在缓冲期结束后可能会成为“黑户”。只有在对方范围居留超过一定时限的,可以进一步申请长期居留的许可。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英国内政大臣帕特尔(Priti Patel)近期也宣布了基于行业需求的新“积分”移民体系计划,来填补脱欧后在英国的欧盟公民身份认证的空白。

2)“分手费”不变

在这份新协议中,英国脱欧要付给欧盟的380亿英镑“分手费”的计算方法、付款方式和费用总额也没有改变。

3)公民权利保障

双方承诺将保护对方国籍的公民权利,即保障居住在欧盟的英国公民和居住在英国的欧盟公民的权利将得到永久保护。

4)国防安全

新协议在未来加强国防安全和合作方面(例如英国参与欧洲防务项目)的条款也与以前保持一致。

5)农业和渔业

英国将放弃欧盟的共同农业政策和共同渔业政策,并重新控制其领海。

6)过渡期时长

与特蕾莎·梅一样,鲍里斯也同意将过渡期延长至2020年底,在此期间,英国的所有政策几乎不会有什么变化,这将为未来贸易关系的谈判留出时间。

除了这些没有变动的内容之外,这份新协议在关键的几个地方还是有所不同的,这些不同点归纳起来分别是海关关税、单一市场、增值税以及北爱议会每隔四年的投票权。

2、鲍里斯的协议不同的地方

1)海关关税

在这份协议尚在保密谈判期间,其实外界就已经猜出了鲍里斯在海关关税方面的做出的让步和妥协,可以说,欧盟之所以最终能够同意鲍里斯的新协议,与首相在这块儿的让步密不可分。

按照新协议规定,从法律上讲,北爱尔兰将仍是英国的关税领土,并将受益于新贸易协定中商定的任何较低的进口关税,但同时,北爱仍将适用欧盟的海关和关税规则,欧盟将对从英国其他地区运往北爱尔兰的货物征收关税,以便这些货物抵达爱尔兰时都符合欧盟的规定,这项协议将由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监督执行。

此外,英国和北爱尔兰之间货物的海关检查将由英国当局在港口进行,也就意味着在北爱尔兰将不会有大的海关检查,取而代之的是所有的货物将在英国进行检查。

鲍里斯此次提出的替代方案其实是一种双重关税计划,也就是常说的经济特区的概念,即让北爱尔兰既受到欧盟商品关税的约束,也处于英国海关的管辖范围内。

该计划还包括赋予企业申请关税补偿的权利,即如果这些商品随后不出口爱尔兰,而是留在北爱尔兰(也就是留在英国),那么接收它们的企业将有权力获得欧盟的关税退税。

不同于特蕾莎协议中将英国整个置于Backstop中,这张新协议允许英国设定自己的关税,并为新的贸易协定打开大门。就像鲍里斯说的,北爱尔兰将“作为联合王国的特色部分”离开英国。

2)单一市场

按照新协议规定,北爱尔兰将遵守欧盟关于商品和农业的规定。这份长达64页的新协议的大部分内容都是欧盟有关汽车、药品和食品的规定,北爱尔兰在脱欧后必须遵守这些规定。

这是鲍里斯在谈判开始前就做出的第一个重大让步,并且就这一条款已经与北爱民主统一党达成一致。就像最初的backstop一样,当涉及到大量的农业和工业产品监管时,鲍里斯的协议其实是让北爱尔兰留在了单一市场内。

但是,如果没有这样的安排,北爱的边境贸易问题将是“无解的” ,所以,业界认为这也是鲍里斯为了协议脱欧所做出的必要的妥协。

3)增值税

按照新协议的规定,英国脱欧后,北爱尔兰将遵守欧盟的增值税规定。从理论上讲,这将使北爱尔兰不可能像英国其它地区那样,将增值税降至欧盟最低水平以下。

而必须跟欧盟区域保持一致。

因为北爱和爱尔兰之间不设置边界,如果两边增值税率不同的话,势必会导致市场上两边产品价格不同。 比如同样是 1欧元的东西,如果欧盟增值税率20%,英国10%的话,那么在爱尔兰这个东西就要卖1.2欧元,而在英国只卖1.1欧元。

那么就会导致爱尔兰地区的人专门跑来北爱地区采购货品,在通过没有边界检查的边境运回爱尔兰,导致偷税的发生。

而如果双方的增值税保持一致,就可以堵上这个漏洞。

 

然而,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女性卫生用品。北爱和爱尔兰的税率可以不同。 就为了这个问题,成了这次欧盟协议谈判中最后一个难谈的部分。 这个我们文章后面会提到。 

4)同意北爱议会每四年一次讨论一次是否继续存续这个安排

新协议也解决了我们之前说的北爱议会投票权的问题,即如何让北爱尔兰议会对英国脱欧后的这些安排有发言权,最终,双方谈判代表敲定了一套复杂的制度,让北爱议会有机会在英国脱欧过渡期结束的4年后,就海关和监管安排进行投票。

那么,这具体怎么操作呢?

——英国脱欧过渡期结束4年后,北爱议会将有权力举行简单多数投票,决定是否继续实施当前的海关和监管安排。如果议会投票决定废除这一制度,将会有两年的冷静过渡期,两年过后北爱回归英国的怀抱;如果议会决定继续沿用这一制度,四年后将有进一步的投票机会。

——届时的投票将会产生两种结果:1.简单多数赞成,该制度将继续执行四年;2.绝对多数赞成,这意味着民族主义者(nationalist)和统一主义者(unionist)都将支持这一制度,这种情况下,该制度可以继续执行8年。

——如果北爱议会选择不开会,或者不举行投票,那么这些安排将自动保持不变。

虽说,协议最终谈成了,但如“冰上舞蹈”,这份协议的谈成也经历了不少的挫折,甚至一度分崩离析。

二、谈判的过程,从针锋相对到互相让步

只有势均力敌的交锋,才能带来更加精彩的戏码。尽管鲍里斯现在占了上风,但就在一个月前,他也曾无比的焦头烂额过。

就在一个多月以前,保守党反叛议员与工党联手推动立法,通过了反无协议脱欧法案(The Benn Act),根据该法案,如果鲍里斯没有在10月19日之前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他必须向欧盟申请将脱欧延期至2020年1月31日。如果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提议将脱欧延期至另一个日期,那么首相必须在2天内接受,除非下议院拒绝。

不得不说,这份法案确实成为了首相实现自己脱欧承诺的最大掣肘。

当然,也有人认为,就是这个法案使谈判陷入了僵局。

它的提出让欧盟成功的从无协议脱欧的危机中解套,也给了欧盟更多的底气与英国抗衡。对欧盟来说,有了反无协议脱欧法案的保险,他们大可以在谈判中增加筹码,即使最终没有得到鲍里斯的同意,大不了继续延期,对欧盟来说,损失也是最小的。

这大概也是为何鲍里斯要戏称这个法案为“投降法案”的原因了。

不过,置之死地而后生,如果没有这件事的刺激,我们大概也看不到鲍里斯“不成功便成仁”的铁腕。

在与自己的助手们讨论后,鲍里斯很快得出结论:

没有规避法律的特定方法,想要解除头上的紧箍,要在1031日脱欧,那就谈出一个协议来!

尽管外界觉得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谈出协议并不可能,毕竟特蕾莎·梅谈了三年都没谈出,但在剖析处境后,鲍里斯显得十分自信,他甚至告诉助手,“留欧派议员认为他们把我锁在了马里亚纳海沟底部的棺材里,但我不确定他们对形势的解读是否完全正确。”

说干就干!

很快,鲍里斯提出了自己的新协议,在这份协议里,鲍里斯创新性地提到了一个新的理念—“四年两界”计划。

但欧盟似乎并不买账,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与鲍里斯的电话会谈中甚至一度发飙,并措辞激烈的表示,“除非鲍里斯同意让北爱尔兰永远留在欧盟,否则他将永远无法达成协议。”

鲍里斯并没有死心,而是很快调整了思路。

既然欧盟的领头羊拿不下,那就从受协议影响最大的爱尔兰入手。

于是,他很快邀请爱尔兰总理利奥·瓦拉德卡(Leo Varadkar)进行了秘密约会。

尽管,外界并不看好这次约会,但这次约会后,事情出现了转机,双方也提出了一份重大协议框架。

在边界的问题上,英国和爱尔兰双方都进行了折衷和妥协。 

瓦拉德卡尔同意放弃“北爱边界兜底方案”(Backstop Plan),并接受北爱尔兰可以退出欧盟关税同盟。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次谈判的代价就是,鲍里斯必须承认北爱尔兰将留在欧盟单一市场,并且不会在边境进行海关检查。

虽然,谁也不知道在桑顿庄园秘密约会的细节是什么,但这次两国首脑的见面却成为了脱欧协议谈判得以继续的转折点,在爱尔兰人满意的情况下,欧盟终于愿意再次介入。

随后,英国脱欧谈判代表斯蒂芬•巴克莱和欧盟脱欧首席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耶作为双方代表,正式拉开了脱欧谈判的序幕。

经过几天紧张的谈判,从签证、执法到关税和国家援助,谈判代表们对每个问题都进行了深入讨论。

然而,直到最后一刻,阻止协议谈成的,居然是一个原本不太起眼的税 —  女性卫生用品税! 

而这个税,成了最后一个悬而未决的“敏感”问题。 

为什么? 因为我们之前提到,为了保证北爱和爱尔兰之间税率一致,英国和欧盟同意在北爱尔兰的增值税维持跟欧盟同样的税率。 (可以参考前面协议里增值税一条的具体解释) 

然而,在女性卫生用品的增值税上,遭到了北爱DUP党的强烈反对,双方的争议一度让谈判陷入了僵局。

那么,为什么大家对这个问题争执不休呢?

这是因为,鲍里斯曾承诺会在英国脱欧后,会废除欧盟对卫生产品征收的5%的增值税。 

然而,按照新的协议,在英国脱欧后,北爱尔兰将遵守欧盟的增值税规定。也就是说,北爱的女性卫生用品,在未来仍需要缴纳这5%的增值税,无法享受鲍里斯承诺的税收优惠。

这也是大家存在分歧的原因:欧盟认为增值税的统一是南北贸易顺利进行的必要条件,但DUP觉得这使得北爱不同于英国其它地区,而且给北爱女性增加了更多的负担。

双方一直僵持不下,最终分道扬镳。

随后,DUP甚至发布声明,表示无法支持鲍里斯的提议,谈判再次无果而终。

再三考虑后,鲍里斯做出了重大决定,不管DUP会不会支持,都将推动协议的达成。

当然,为了不让DUP有太多的抱怨,鲍里斯也做出了一些努力。

直到这周四上午,他两次致电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要求对北爱的女性卫生产品实施特别的“税负减免”。

欧盟,最终同意了。 

于是,就在鲍里斯通话结束不到一个小时后,英国和欧盟同时宣布:英国脱欧新协议达成!

双方弹冠相庆,奔走相告这个好消息,英镑也应势一飞冲天。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剧情就此落下帷幕!

接下来,这份协议还要在各自的议会中通过,对于欧盟来说,这也许就是走个过程,所有的分歧其实在谈判中都已经达成默契或者共识,但对于鲍里斯来说,接下来议会这一关,却并不轻松。

三、分歧仍难弥合

 虽然鲍里斯已经与欧盟谈妥了协议,但还要经受英国议会这一关。

昨天,在协议谈出后,为了助攻鲍里斯,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第一时间表示,英国脱欧进程将不会延长至1031日之后。

言下之意,英国议会只剩下两个选择:要么同意鲍里斯实现有协议脱欧,要么拒绝从而如期无协议脱欧,为英国硬脱欧背黑锅……

但对于容克的“神助攻”,欧盟另一位大佬立马站出来“拆台”。

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Donald Tusk)却对外宣称,他拒绝排除英国进一步延长脱欧日期的可能性,并表示,他将与欧盟27个成员国就英国延长脱欧日期的请求进行磋商。

如果鲍里斯的协议没有通过议会,那么欧盟成员国将有可能批准英国脱欧延期,以避免出现破坏性的“无协议脱欧”的发生。

那么,图斯克为什么会有这方面的担心呢?

一是因为,他的这份协议与特蕾莎·梅的协议高度相似,而特蕾莎的协议当初也是和欧盟谈好后,却在英国议会遭遇了“否决三连击”,最终无果而终,所以人们普遍担心鲍里斯会重蹈覆辙;

二是因为,这份协议想要通过议会,必须要获得足够多的支持票数,这对于已经失去了多数议席的保守党来说,并不容易。

除了以工党为代表的部分反对派议员会“为了拒绝而拒绝”之外,曾经坚定支持鲍里斯的DUP也早已心生间隙。

在谈判结束的采访中,DUP副主席奈杰尔·多兹(Nigel Dodds)就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并讽刺鲍里斯太过急于求成,不惜任何代价。

当然,DUP主席阿琳·福斯特(Arlene Foster)的表情也相当凝重,大概也没有料到鲍里斯会做出如此“让步”。

不过,从DUP事后的表态来看,如果没有什么好的条件,他们恐怕不会轻易支持这份协议。

本周六,鲍里斯就要面临下议院的投票。那届时,他怎么获得足够的票数呢?

四、足够的票从哪儿来?

议会这关有多难?

很难!鲍里斯的前任特蕾莎·梅就曾三次倒在了这一关上。

按照政府程序,鲍里斯必须获得320名议员的支持,才能赢得下议院的投票。

从目前议会的票数来看,保守党票数为287票,工党为244票,SNP和绿党威尔士党加起来40票,自民党18票,DUP10票,其他各党47票。

如今,工党和自民党大部分持反对意见,SNP,绿党威尔士党本就是全部反对,那么,鲍里斯又该如何在DUP不支持的情况下,获得320票呢?

1、坚定的保守党议员——259

目前有287名保守党议员有资格在下议院投票。

在这些人中,约有257人曾投票支持特蕾莎·梅(Theresa May)的协议,预计现在会投票支持新协议。但不到投票的最终关头,谁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

据报道,为了团结军心,让以往支持自己的议员继续坚定地投下支持票,鲍里斯还亲自打电话给他们,与他们讨论提案。

而且,鲍里斯还派出包括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在内的几员大将,开展了投票吹风会。

此外,为了对这259票稳操胜券,鲍里斯除了撒糖,也不忘开炮。

据英媒爆料,鲍里斯也私下警告过保守党议,如果他们不支持协议,就会被被开除保守党党籍。

2、保守党内部硬脱欧派ERG——28

在保守党的选票中,还包括28名脱欧派组织“欧洲研究组”(ERG) 的强硬派成员

不同于前任首相的艰难处境,鲍里斯得到了他们的支持。

据报道, ERG现任主席史蒂夫·贝克(Steve Baker)和前任主席Jacob Rees-Mogg都在脱欧协议谈判中声援过鲍里斯,表示一旦协议在欧盟通过,他们也会在议会率先表率支持鲍里斯。

Jacob Rees-Mogg还呼吁全体成员都要支持这份协议,并表示,“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协议,消除了不民主的’北爱边界兜底计划’,兑现了首相的承诺。”

除了两届主席的表态,目前,已经公开表示会支持鲍里斯协议的议员有:彼得·伯恩(Peter Bone)、安德鲁·布里根(Andrew Bridgen)、伯纳德·詹金爵士(Sir Bernard Jenkin)和安德里亚·詹金斯(Andrea Jenkyns)、特蕾莎·维利尔斯(Theresa Villiers )和 詹姆斯·达德里奇(James Duddridge)等。

不过,仍有多名ERG成员表示不会支持鲍里斯的协议,除非DUP先点头同意。

但即使ERG全部成员都与其他保守党议员们站在同一阵营,鲍里斯仍需要30多张选票才能在下议院获得多数席位。

在这种情况下,鲍里斯很可能不得不求助于工党,以获得额外的选票,但在目前阶段,很难确定有多少工党议员会准备投票支持该协议。

3、反对工党的工党议员——21

当然,自己的阵营中有反对者,对方的阵营也肯定有,如果鲍里斯能够去工党的大本营“策反”一些议员来投支持他的协议,胜算将会更高。

目前有7名工党议员可能投下赞成票。比如,曾经投票支持特蕾莎•梅协议的吉姆•菲茨帕特里克(Jim Fitzpatrick)、凯文•巴伦(Kevin Barron)和约翰•曼(John Mann) ,还有投了弃权票的罗尼·坎贝尔(Ronnie Campbell)。

还有一些工党议员很可能支持鲍里斯,有19名工党议员曾在致欧盟的一封信上签了名,表示如果脱欧协议满足某些要求,他们将准备投票支持该协议。

虽然很难说这次的协议一定会满足他们的要求,但他们的确是鲍里斯潜在的支持对象。

4、独立党派——3

前工党议员伊恩•奥斯汀(Ian Austin)和弗兰克•菲尔德(Frank Field)可能与前自由民主党议员斯蒂芬•劳埃德(Stephen Lloyd)可能会支持该协议。

5、被开除的保守党议员——19

都说,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大家可能很难忘记鲍里斯曾经大手一挥,将保守党内不支持自己的反叛议员驱逐出了阵营。

随后,这些议员组成了自己的小分队,并且用前司法大臣戴维·高科(David Gauke)的名字命名,叫做“Gaukeward squad”。

如今,他们中有很多人都在寻找重新回归的办法,而且鉴于他们当初反对鲍里斯的主要理由是,担心鲍里斯实行无协议脱欧,既然现在他和欧盟已经达成了共识,想必这些议员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再次站到他这一边,目前已有6人明确表示会支持该协议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反叛议员都愿意回归,有几个成员更提倡举行英国脱欧二次公投。

据报道,戈夫已经在积极行动,争取保守党反叛议员的支持。

因此,鲍里斯需要在这些潜在选票中争取到支持者才能完成任务,虽然听起来任重而道远,但也不是不可行。至于未来鲍里斯能否争取到大家的支持,就看明天的议会了~

英国房产圈也将为您持续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