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人逃离伦敦想要节约成本,没想到越省越贵?!这……

0
54

近年来,由于房价越来越高,一些居住在伦敦的人因为压力过大,选择“逃离伦敦”,搬去其他地方居住。

在大家看来,离开伦敦,似乎就相应获得了轻松和自由,但现实有时候并非如此。

Emma Coldrey今年44岁,Phil Coldrey今年42岁,他们是三个孩子的父母。

此前,这家人一直住在伦敦北部Bush Hill Park附近的一套四居室联排别墅中。

尽管很喜欢这个街区,但为了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Emma和Phil还是希望能够换一个好一点的学区房。

然而,在查看了伦敦学区房的价格后,两人却犯难了。

据Zoopla的调查,想要在被Ofsted评为“杰出Outstanding”学校附近的学区买房,家长需要额外支付20多万英镑。

如此昂贵的溢价,让两人非常苦恼。

Emma说道:“我们负担不起搬进附近一所非常好的学校的学区。其实,我们在Bush Hill Park住得很好,在这里有很多朋友。但就是在预算内找不到任何可以购买的东西。”

除了考虑学校,Emma和Phil还要考虑两人的工作问题。

Emma是BBC的新闻总监,Phil是一名摄影师。这也意味着他们需要住在与单位距离合理的通勤范围内。因此,两人希望买一个既有好学校又有便利交通的房产。

不过,虽然有这个计划,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买房的事也一直一拖再拖,直到新冠疫情的爆发。

疫情期间,长期封锁在家的Emma和Phil又萌生了买房的念头。她表示:“老实说,我认为我们永远不会真正离开,但在封锁之后,我们发现也能适应长时间没有见到朋友的生活,这促使我们再次考虑搬家。”

因为在伦敦找不到预算范围内的房产,为了省钱,两人将目光投向了距伦敦30公里左右的村庄Horsell。

Horsell距离Woking市中心只有一英里左右,可以较为方便地前往伦敦。

而且,Horsell还拥有近900英亩的开放绿地,也有酒吧、餐馆、商店以及自己的商业街。更重要的是,这里的学校也很棒。

虽然没有伦敦的繁华,但Emma觉得Horsell的生活更为便利。她说道:“实际上,我们在这里用车的次数比以前在伦敦少,因为一切都在步行距离之内。”

夫妇俩对搬到Horsell的决定非常满意,便火速展开行动。

2021年11月,Emma和Phil以650,000英镑的价格卖掉了他们在伦敦的房子。但当时两人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可以购买的房产,这也导致了他们日后的花费远远超出了预期。

由于Emma和Phil最大的孩子只有9岁,两人决定先在Horsell租房,再慢慢考虑买房的事。

但让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疫情期间英国的租赁市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增长,房租越来越贵,房子越来越难找。

最终,Emma和Phil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三居室小房子,但为了保住房产,两人不得不在房东的要价上加价租下了这套房,两人的月租也达到了1,850英镑,这比他们在伦敦支付的抵押贷款还多。

而且,为了和其他租客竞争,两人还签订长达两年的租赁合同。

除了租赁市场带来的打击外,疫情期间,英国乡村住宅的价格也上涨了不少。这使得Emma和Phil的找房之路比想象中艰辛了许多。

为了赶紧定居下来,2022年7月,Emma和Phil决定改变策略,贷更多的钱来购买新房,最终,他们买下了一栋建于1930年代的四居室别墅。

买了新房后,这家人终于安顿下来了,孩子们也有了自己的新学校,但Emma发现,在Horsell的通勤费用也比伦敦贵了很多。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Emma和Phil搬到新家后,他们好心的房东便同意提前解除他们的合同,这样他们就不用同时支付租金和抵押贷款了。

不过让两人依旧困惑的是,本来搬出伦敦是为了省钱,但万万没想到,却越省越贵了!

虽然Emma和Phil仍计划继续留在Horsell,但也有一些离开伦敦的人正在悄悄地重返伦敦。

Rebekah Clark今年39岁,正在经营一家传播咨询公司。她的丈夫Jon40岁,是一家创意设计机构的老板。

虽然两人在伦敦的生活非常幸福美满,但和很多人一样,他们也有一个“归园田居”的梦想。

在Rebekah心里,乡村生活充满了宁静和惬意,可以以伦敦一半的价格享受更清洁的空气、更开阔的空间和更大的房产。而且,随时可以在青翠的田野里漫步,在友好的当地人那里喝上一杯。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寻找后,两人锁定了距离伦敦不是太远的Old Welwyn,方便通勤。

他们在当地购买了一套建于1950年代的平房,在重新装修后搬了进去。

起初,夫妻两人对于新房子都非常满意,但随着生活回归正常,问题开始出现了。

除了很难融入当地的环境外,最让他们崩溃的还是交通问题。

Rebekah表示,尽管可以从Old Welwyn乘坐30分钟的火车到达伦敦,但他们很快发现交通的状况比他们想象的要差得多。

她说道:“由于天气干扰、时刻表变化和火车员工罢工,我们几乎在往返伦敦的每一个工作日都会遭遇一些戏剧性的事件。”

她还补充道:“我们每天早上都得开车去车站,争取停车位,然后再挤上火车,这样我们就不用等下一辆车至少20分钟了。这很快被证明是无聊的。”

Rebekah和Jon很快发现自己的生活仿佛被火车时刻表控制了,仿佛一直在围着火车时刻表转动,这似乎已经违背了他们向往自由的初衷。

除了通勤问题外,农村生活的单调也是他们未曾想过的。

Rebekah说道:“我们当地的酒吧会提供非常棒的食物,但我偶尔会忍不住想吃亚洲、南美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国际美食。”

她还表示:“产品可以在线购买,但体验却不能。在乡村,选择真的很少,生活会比较无聊。”

在体验到农村生活的真实感受后,Rebekah和Jon也越来越怀疑当初的决定是否是对的。

一段时间后,Rebekah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件事促使她重新考虑搬回伦敦。在向丈夫讲述了自己的想法后,没想到Jon也非常赞成她的决定。

后来,两人卖掉了农村的房产,并在孩子六周大时重新搬回了伦敦,定居在了Crouch End。

对于这段人生经历,Rebekah和Jon表示,总有人喜欢尝试伦敦外的生活,但对我们来说,繁忙、嘈杂、疯狂的首都就是家。

其实,很多像Rebekah和Jon一样的朋友,起初都被农村“宁静美好,性价比高”的表象欺骗了。

大家离开城市,也并不是真的想要搬到闭塞的农村去,而是想选择一个风景优美,交通发达,生活便利的社区,而这样的地方毕竟是少数,房价往往也不是很便宜。

除了房价之外,搬到农村还有很多“隐性成本”其实也是必须要考虑的,比如常说的通勤问题,一天两天也许还能忍受,长此以往,由此造成的麻烦是否真的能忍受呢?

再比如说,农村房子的维护问题,很多农村房子年代都比较久,面积也很大,这些房产日常的清洁、维护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而且,水、电、暖气的开支也可能会翻倍。

更不要说有了孩子需要上学,或者需要看病,当地有没有相应的配套设施都是问题。

总之,“归园田居”似乎是一种美好的生活,但大家也不能忽略现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