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议长order哥谢幕,新议长出炉: “我将保持中立,保持透明! “

0
11

英国下议院一直被戏称作“英国版德云社”!

在这个地方,占位抢座,开炮互怼,几乎是议员们的日常,大概是气氛过于活跃、辩论过于精彩、吐槽过于犀利,连议员们之间的扯皮都扯得极具观赏性,不过,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恐怕就是全程咆哮,心累拉架的网红议长约翰·伯考(John Bercow)。

因为极具辨识性的“Order! Order!”的咆哮声而意外走红,不仅成为了英国政坛最具辨识度的人物,也走出国门,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网红“Order 哥”。

不过最近,这位网红议长却因为种种原因辞职了,在担任议长职位十年之久后,一个属于伯考的时代终究谢幕了……

一、伯考谢幕

今年56岁的伯考拥有一头标志性的银发,他总爱佩戴各种颜色花俏的领带,还戏称自己是史上最矮的议长,整体显得十分“呆萌”。

为了能在吵吵闹闹的下议院Slay全场,伯考不得不常常用他标志性的大喊“Order”来维持纪律,以防止议会中的正反双方掐架过度,最终乱成一锅粥,据说担任议长期间,他共喊过1.4万多次的“Order”.

他时而拖着超长尾音喊得撕心裂肺,时而苦口婆心地对议员好言相劝,生无可恋的表情和无奈心累的样子活像一个管不住熊孩子的班主任。

因为这一十分“接地气”的形象,加上时不时冒出的对议员进行“幽默提醒”的金句,伯考在世界各地收获了大量粉丝,有些网民甚至将他在议会的控场过程制作成各类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点击量很高。

要是你以为伯考只有大嗓门,那就大错特错了!

伯考从小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学霸,从小热爱竞争,十分好斗。

他出生在一个十分普通的犹太家庭,父亲是出租车司机。虽然家庭条件一般,但伯考自幼表现优秀,成绩突出,而且对政治有极高的兴趣,在大学时就对时政热点十分关注。

作为一名年轻的激进分子,报考是右翼保守派“星期一俱乐部”的成员。1981年,他以候选人的身份参加了该俱乐部全国执行委员会的竞选,当时他发表了一份宣言,呼吁制定一项“协助遣返”移民的计划,并担任了该俱乐部移民和遣返委员会的秘书。

1985年,伯考以一等荣誉学位从埃塞克斯大学毕业,随后,他便一脚踏入政坛,成为一名保守党议员。

1997年,伯考被选为白金汉宫的议员,2001年被提升为影子内阁成员。

经历了几次的起起落落后,2009年,伯考成功的坐上了下议院议长的位置。

从此以后,伯考开启了长达10年的任职时光,他不仅经历了卡梅隆、特雷莎·梅、鲍里斯等多届首相,还开启了多个属于自己的“第一”。

他是第一位犹太裔议长,第一位在主持下议院时不穿传统宫廷长袍的议长,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第一位四次当选议长的人。

虽然有着辉煌的从政经历,但在今年的10月初,伯考宣布自己会在脱欧大限来临之际辞去议长职务,同时也辞去后座议员的身份。辞职的原因,当然与自己职位的特殊性有分不开的关系。

下议院的议长制度可追溯至1377年,在18、19世纪演变出议长必须保持中立的规矩,伯考也不例外,虽然他为保守党议员,但在当选议长后必须脱离党派,维持中立。

然而,由于伯考在议会主持工作的方式过于“吸睛”,尤其是对待脱欧的态度上似乎不够中立,因此也一直非议缠身。

支持他的人认为他愿意打破传统,是勇敢的变革者。反对他的人则批评他逾越了议长的“本分”,许多抉择都有失偏颇,认为他在脱欧过程中更倾向留欧派。

而且,因为他与工党“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有很多保守党人士甚至称他为“变节者”。

伯考的妻子莎莉·伊尔曼(Sally Illman)不仅是妥妥的工党成员。2007年,伯考甚至成为了工党政府的顾问,负责其儿童语言障碍项目。不过,也有传言说保守党高层早就默许了这件事,伯考这么做是为了他自闭症的儿子。

但毫无疑问,这些事也给他留下了“偏向工党”的把柄,自鲍里斯上任以来,伯考更是成为了新政府批判的靶子。

保守党政府斥责他一再“违反规则”,允许议员控制议会议程,引导英国的脱欧进程,迫使英国推迟脱欧。这也为他后来的辞职埋下了伏笔。

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如今,这位极具争议极具特色的议长终究还是离开了…..

在最后的辞职声明中,伯考含泪说道:“我当了20年的议员,10年的下议院议长,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荣誉,我将永远感激不尽。”

尽管伯考离开了,但由于他的网红身份,以及在“脱欧“议题中起到的关键作用,在他宣布辞职后,新议长的人选就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二、新议长竞选

随着伯考正式卸任下议院议长一职,议会的议员们将不得不尽快选出一位新的议长,来保障议会结构和流程的完整性。

那么,下议院又是通过怎样的方式来选出议长的呢?

按照英国相关法律,新的议长将由下院议员们通过无记名投票选举产生。候选人需要得到至少12名议员的支持,其中3人必须来自不同的政党,才能有资格参加选举。

议员们将有20分钟的时间进行无记名投票。如果某一位候选人能够获得超过50%的选票,那么他就会立刻当选;如果没有候选人得到超过一半的选票,那么就会有更多的轮次的投票,在每一轮投票中,得票最少的人被淘汰,直到有一个人获得超过多数的投票支持。

本次的下议院议长一职共有七名候选人参与竞争,其中三名就包括现任副议长,其他人也都来自保守党和工党两个主要的党派,分别是:

克里斯·布莱恩特(Chris Bryant)——前部长和下议院影子领袖,自2001年起担任Rhondda区的工党议员;

哈里特·哈尔曼(Harriet Harman)——前任部长,自1982年起担任工党议员,工党资深领袖;

梅格·希利尔(Meg Hillier)——公共帐目委员会主席(Public Accounts Committee)女主席、前部长、自2005年以来担任工党议员;

林赛·霍伊尔爵士(Sir Lindsay Hoyle)——1997年当选工党议员,2010年当选副议长;

埃莉诺·莱恩夫人(Dame Eleanor Laing)——1997年当选保守党议员,2013年当选副议长;

爱德华·李爵士(Sir Edward Leigh)——1983年当选Gainsborough区的保守党议员,前政府帐目委员会主席;

罗茜·温特顿夫人(Dame Rosie Winterton)——1997年当选工党议员,2017年当选副议长。

 

由于伯考是在10月31日辞职,此次议长竞选在英国时间11月4日举行。

投票开始后,前三轮均没有出现票数超过半数的候选人,直到第四轮,林赛·霍伊尔才最终胜出。在最后一轮投票中,霍伊尔获得325票,击败了获得213票的工党议员克里斯·布莱恩特成功当选,成为英国下议院第158位议长。

随后,霍伊尔发表讲话,承诺自己会成为一名“中立”的议长,并给议会带来平静。

对于霍伊尔当选下议院议长一职,各个党派领袖也在第一时间表示了恭贺。

首相鲍里斯第一时间对这位新议长表示了敬意,他说,他相信未来霍伊尔爵士会为后座议员们“仗义执言”,并在议员席上展示他“特有的善意和理性”。

工党领袖科尔宾亦表示,霍伊尔爵士是在“非常、非常认真地”看待下议院工作人员和议员的福利,并将继续这样做。他称赞霍伊尔爵士将继续捍卫议会民主的原则,称议长一职是关乎议会问责的权力,是议会民主的全部原则和关键所在。

自民党领袖乔·斯温森表示,霍伊尔爵士“一直很关心”议员们,并对他认真对待下议院工作人员福利的承诺表示欢迎。

北爱民主统一党(DUP)也向霍伊尔爵士表示了祝贺,称下议院正在“寻找新鲜空气”。为了保证议长的公平和独立,霍伊尔将辞去工党议员的职务,以独立议员的身份就职。

据悉,下议院议长作为英国政界收入最高的工作,年薪超过15万英镑,而且议长还有权居住在奢华的议长官邸,这在“公务员”群体也是超级惹人羡慕了。

那么,即将开始下议院议长生涯的霍伊尔爵士,到底是何许人呢?

三、新议长是谁?

即将担任下议院议长的霍伊尔似乎和前任伯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具有很多英国传统绅士的典型特征,显得温文尔雅,熟知传统。

有英国学者这么评价道:“他是那种长期浸沉在议会实践中的政治家,对英国不成文的规则和不成文的惯例有着本能的感觉。”

在他看来,霍伊尔似乎更加中立,能够维护宪法的公平公正,是议长的不二人选。

不过,双方性格的差异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来自于不同的成长环境。

今年已经62岁的霍伊尔出生政治世家,他的父亲是前工党议员道格•霍伊尔,后被封为工党贵族。

也许是受父亲影响,霍伊尔一直与政治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霍伊尔初次踏入政坛是在1980年,在那时,他加入了工党。

1997年,他代表工党在兰开夏郡查利选区(Chorley, Lancs)竞选,并最终以高票赢下了该选区,成为18年以来第一位代表该选区的工党议员。

1998年,霍伊尔担任了为期两年的贸易和工业委员会(后来成为商业委员会)成员,在2005-2010年期间,他还担任了欧洲审查委员会成员。

2010年,霍伊尔与伯考结缘,那一年,他开始在下议院担任副议长,协助伯考开展工作。自那以来,霍伊尔在伯考身边担任了9年的助手,和其它两名助手相比,霍伊尔是级别最高的,同时,他还担任着筹款委员会(Ways and Means)的主席。

众所周知,霍伊尔工作严谨认真,说话轻声细语,态度和蔼可亲,在参众两院都很受欢迎。由于突出的表现,在2018年度的“议会和政治服务新年荣誉”表彰中,他还被授予了爵士爵位。

霍伊尔似乎与议长的职位要求高度契合,他从未就英国脱欧发表过自己的观点,也是议会中唯一一个没有透露在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中投票倾向的议员,加上超长时间的副议长经验,这让他成为了伯考离职后许多议员挑选议长的首选。

而且,善于捕捉机会的霍伊尔也早早就开始为议长一职做准备,在他当选之前,他曾发誓要“驯服”一个“有毒的议会”,并将严厉打击攻击性语言。

这么看来,在不可预测的时期,大家选择表现“稳定”的霍伊尔,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了。

在周一任职后,霍伊尔登上了那把标志性的椅子,他承诺道:“我将保持中立,我将保持透明 ”

他还补充说:“这个议会会变,但会变得更好。我们处在最动荡的时代,我们支离破碎的议会正在损害我们的民主。有跨党派信心的议长将开始团结众议院。”

看来,他似乎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在很多人眼中,议长就是个扯着嗓子喊“order~~”以维持议会纪律的角色,其实,议长在议会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四、议长究竟重要在哪里

在霍伊尔爵士赢得投票成为新一任议长时,有一幕很多人可能觉得难以理解,那就是这位新议长是被议员们“拉扯”着坐上议长宝座的。

那么,既然霍伊尔已经决定参加议长的竞选,为何胜出后又“半推半就”,看着颇不情愿的样子呢?

其实,这只不过是下议院的一项传统罢了,而这项传统的由来与议长最初的职责密不可分。

其实在很久以前,下议院议长是一个即责任重大又充满危险的职位,那时候,议长的职责主要是将下议院的观点传达给君主。中国有句老话叫“伴君如伴虎”,如果君主不喜欢听下议院达成一致的观点的话,议长很可能就要代表议员们承受君主的怒火了。

不同于现在英国女王安心过着“闲云野鹤”般的贵族生活,英国的议会和君主可是花了几个世纪,来争夺这个国家至高无上的权力的。

权利的斗争,必然伴随着流血牺牲。在这段艰难的岁月里,有些议长就因为“天子一怒”而失去了生命。所以那时候的议长候选人,通常需要议员们不断的劝导,才敢鼓起勇气担起议长的责任与荣誉,这也是为何下议院会有“拉扯”新任议长就座议长席的传统。

到了18和19世纪,议长才真正开始独立于政党,彻底以“公平公正”的形象出现,并得以发展。

而在过去几年里,议长的角色受到了公众越来越多的审视,前任议长伯考既因扩大后座议员的影响力而受到赞扬,也因改变议会规则而受到批评。一些人还指责伯考在英国脱欧问题上立场并不公正。

事实上,伯考也的确利用议长的权力,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给保守党带来了很多麻烦,这也侧面反应出,某种情况下,议长不仅不是一个“摆设”,甚至还能运用手中的权力改变一件重要事情的走向。

那么,法律上来讲,议长都有哪些重要权力呢?

首先,议长负责选择可以对哪些修正案进行投票——之前发生在特蕾莎和鲍里斯身上的事情证明,这一权力在英国脱欧进程中至关重要。

其次,议长还负责维护议会的规则——之前伯考两度拒绝让特蕾莎的脱欧协议在议会再投票、否决鲍里斯的脱欧协议法案在议会投票,正是运用的这项权力。

最后,议长还可以允许议员们提出紧急动议,如果该紧急问题非常重要或者时间非常敏感,那么政府部长们将被议长召至下议院参会。

可以说,议长其实就是负责下议院的所有事务,包括通过喊“order~”来维持议会的正常秩序等。按照传统,议长高于政治,只代表议会的规则和惯例。因此,当新任议长当选时,他就不再代表自己的政党了。

出于议长的职责和义务,霍伊尔爵士就任后,就和他的前任约翰·伯考一样,都将首先在英国脱欧问题上扮演重要的角色。

下个月,英国就会迎来大选,如果有党派能够组建一个拥有绝对话语权的议会,那自然不必多说;但假如还是如同现在一样,出现一个没有谁能占据多数的议会,那么新议长的态度和立场将变得至关重要。

届时,脱欧悬而未决,霍伊尔爵士是会效仿他的前任伯考“大秀存在感”,还是像他承诺的那样保持“公平和公正”,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