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告诉你:英国’封城’决定背后的内幕是什么…

0
15

就在上周末,“英国将要封城”还只是各大媒体头版头条的一则充满了猜测意味的消息……

然而,在这些传闻过去仅仅24个小时后,“英国封城”已经转为白纸黑字,成为了英国政府最新的防疫策略。

此后一段时期内,英国民众非必要情况下将不能出门,警察将拥有更多的权利对藐视规则进行罚款…

有很多人说,这是英国自二战以来最严厉的控制措施。

而在大约一个多星期前,英国防疫策略还相当宽松,“不关闭学校”,“不再尝试检测和确诊轻症患者”,“通过群体免疫控制病毒传播”……

这样“特立独行”的策略,遭遇到了铺天盖地的质疑,英国政府一时间也成了众矢之的。

那么,从提出群体免疫经历群嘲,到如今出动警察进行全英戒严,这中间又经历了什么呢?
又是什么原因促使英国政府做出了这样的转变呢?

我们今天就来看看,

鲍里斯做出这样决策的背后,他经历了什么。 

———————————–

“没有哪个首相想要制定这样的措施……”

在本周一对全国发表的重要讲话中,鲍里斯神情凝重,双拳紧握,语气异常严肃的说道。

似乎,做出这样的决定,对他来说是一个格外艰难的事。

这位一直奉行“自由主义”的领导人似乎一直在试图抵制对人们生活施加严苛的限制,他更希望遵从科学,通过数据来指导策略。

事实看起来也确实如此……

可能很多人都非常有印象,自新冠肺炎在英国爆发以来,不管是首相鲍里斯,还是近期常伴其左右的首席医疗官克里斯·惠蒂和首席科学官瓦朗斯,大家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们的策略是依据科学模型而定,政府要选择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

虽然不得而知政府所谓的科学依据是什么,但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英国政府最初的策略十分“宽松”,与欧洲各国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

但纵然有所谓的科学背书,包括英国民众在内的很多人对此并不买账,“群体免疫的策略”也遭到了无数抨击……

“英国政府这是要躺平的节奏呀!”

“英国政府已经放弃抵抗了……”

“这恐怕是目前最佛系的策略……”

在多方压力下,英国卫生部长马特·汉考克在英国媒体撰文,澄清道:

“我们有一个计划,基于领先的科学家的专业知识,但群体免疫不是其中的一部分。

这是一个科学概念,并非我们的目标或战略。我们一直致力于保护生命,我们的战略是通过阻断传播、延缓疫情、科学研究、强力干预来保护最脆弱的人群和英国医疗服务体系NHS。”

虽然官方进行了辟谣,但事件仍旧愈演愈烈,甚至有人称鲍里斯的首席顾问,曾是 “群体免疫”支持者的多米尼克•卡明斯暗示过,可以通过牺牲“一些领养老金”的人的生命,来挽救英国经济。

随后,唐宁街10号否认了“保护经济”的说法,称这是诽谤和造谣。

但经过这一番后,很多人都已经感受到,最初的策略实际上是不可行的。

不过,促使英国政府真正更进一步的,是3月17日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发表的一篇论文。

自英国疫情爆发以来,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一直为政府进行决策提供数据支撑。

在这篇爆炸性的论文中,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指出,最早的数据模型可能需要修正,最新研究发现,如果政府坚持按照目前的策略,英国最终的死亡人数有可能超过26万人。

如下图所示,英国政府采取不同措施时,预计的死亡人数:

其次,死亡人数激增将让英国医疗系统不堪重负,而英国NHS缺乏应对能力,尤其是ICU重症监护病床将面临被击穿的风险,即使是采取严格的措施,最终ICU的需求量也将远超英国实际病床数。

如下图所示,采取措施和不采取措施时对NHS病床的需求量:

1)黑色—不采取干预措施;蓝色—采取干预措施

2)左侧为英国政府之前的预期,右侧为新模型下的预测

原本如果NHS的病床容量提升的快的话(图中红线)那也许能够应对。但是实际,英国NHS容量远远不足(右图红线)。

再次,英国近4.4%的人口将住院治疗,80岁以上的人口比例将达到27.3%。所有住院患者中,有30%的人将需要重症监护。

如下图所示,不同年龄段的风险差异:

图形从左往右分别是:需要住院的人数,住院患者中需要重症监护的人数,死亡人数。

想要了解具体的论文情况,可以点击右侧链接: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研究报告都说了啥

———————————–

自那以后,英国政府似乎已经出现了一些态度上的转变。

不过,这并没有促使他们立即提出更严格的措施,官方更多的也是建议民众“避免社交”,“远离公共场合”,而非强制措施。

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英国政府寄希望于民众的自觉性。

另一方面,疫情防控是头等大事,但经济崩溃对资本主义国家带来的影响也不能小觑。

而采取的措施更严格,也意味着政府需要做出经济牺牲更大,餐厅、酒吧、娱乐场所等都关门,学校放假,公司停止营业,人们足不出户,一连串的反应对行业的打击有时候是致命的,接踵而来的可能就是公司破产,人们失业,疫情带来的影响将再次传导到每个人的身上。

这也是为何每个国家做出决定时都犹豫不决,但不同于键盘治国,每个政府都要做出最终选择,根据本国情况在防疫和经济间寻求一个平衡点。

所以,接下来,人们最先看到的是英国关于提振经济的政策。

3月18日,英国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公布了一项3,500亿英镑的一揽子财政计划,准备打响一场“经济保卫战”。

(具体参考链接:英国政府公布3,500亿英镑经济刺激计划,有用么?

这项计划从各方面对经济进行了支持,照顾到了英国的大中小企业。

然而,由于市场对英国的防疫策略信心不足,外加全球疫情发展不容乐观,在计划公布的第二天,市场一开盘,英镑就出现了大跌,兑美元汇率创下了198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与预期不同,经济这一仗并没有开门红,这也让人们有了更多的反思,如果不提出严格的措施,无法有效控制疫情,会不会对经济产生更大的创伤?

而从经济刺激政策后,英国政府也开始逐步加强了自己的防疫措施。

在全国关闭餐厅、酒吧、俱乐部等餐饮娱乐场所,要求军队进入备战状态,不惜政府财政出资给企业员工发工资……

但对于封城,鲍里斯却一直格外谨慎,继续维持原有的“建议为主,不强制”的措施。

甚至,在英国各大学校停课后,鲍里斯也出面否认了“封城”的说法。

 

———————————–

但在幕后,上到英国政府负责疫情防控的委员会“C-19 committee of senior ministers”,下到普通议员,对于“是否采取更严格的措施”产生了一定的分歧。

这个叫做“C-19 committee of senior ministers”的组织由鲍里斯牵头,由卫生部长马特·汉考克,内阁办公室大臣迈克尔·戈夫,以及外交部长多米尼克·拉布组成,是英国疫情期间的高级指挥小组。

据政府内部人士透露,尽管叛变的说法言过其实,但马特·汉考克和社区部长罗伯特·杰里克(Robert Jenrick)等人一直在敦促鲍里斯加快封锁的速度。

而在上周末,迈克尔·戈夫更是提出,应该效仿法国,给民众发放出入证件,来控制大家外出。

一些议员也质疑英国政府过于依赖所谓的科学依据。

有人表示:“科学家们认为,足球场馆可以继续开放,因为如果不开放,人们就会涌向酒吧观看比赛,但他们却忽略了,人们无论如何都会在参观足球场馆之前或之后去酒吧。既然他们担心酒吧,为什么不同时关闭球场和酒吧呢?”

这些质疑声的存在,让一些媒体甚至打上了“议员叛变”的标题。

直到3月23日,事情出现了根本性的转变。

———————————–

这一天,鲍里斯与“C-19 committee of senior ministers”的成员们进行了为期一天的艰难讨论,随后又召开了一次全面的眼镜蛇紧急会议。

很多人猜测,

真正促使鲍里斯快速转变的,

就是这次会议中的一组官方数据。

数据显示,对于英国政府“社交疏远”的建议,人们的遵守率远远低于预期,仅有25%的英国人完全遵守了政府的建议。

如下图所示,从3月18日做出建议到23日强制关闭,英国有多少人遵守政府措施:

从左往右依次是,完全遵守,大部分遵守,有时,大部分不遵守,完全不遵守

完全遵守和大部分遵守的人加起来,也只有60~70%。 

仍有30-40%的受调查民众,选择继续外出。 

其次,

从其他数据来看。在政府希望大家待在家这样的建议下,上周末,英国各大商业街的客流量仅下降了30%。 

而因为天气好,上周末在公园的客流量,则上升了200%,是今年以来迄今为止行人最多的周末之一。一些户外儿童操场里更是挤满了人。

集市上也是人流涌动

人们在公园和开放空间享受阳光,

各大公共交通中也是人满为患。

而媒体做的一项民调也显示,在前一个周末,有66%的英国人因各种原因选择出门,虽然上周末的数据有所下降,但仍有56%的英国人选择出门。

数据是最重要的, 而英国人民出门这样最实际的数据,意味着,鲍里斯长达一周鼓励人们自愿禁足的努力失败了。

如果说,鲍里斯是以科学为决策依据,那么,科学现在已经告诉他:他别无选择!

与此同时, 英国的确诊患者已经在短短几天内激增到八千多例,死亡人数增长速度超过了欧洲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

人们的担忧与日俱增,对于政府“优柔寡断”和“习惯拖延”的批评也越来越多。

鲍里斯需要拿出来更果决的行动,才能平息人们的质疑。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份一直难见庐山真面目的 “封城”措施才终于落地了!

不过,就目前而言, 英国的“封城”措施,主要还是以对违反禁令的群众警告和劝阻为主,政府并没有限制英国对外的交通,也没有关闭边境。

唯一强制执行的措施,也仅限于警察对聚集群众的驱散,最多只不过是罚款而已。

而且,很多人指出,政府不应该一味指责没有遵守规则的人“太自私”。

虽然的确有一些自私的人,但也有很多人是“迫不得已”。

数据显示,截至上周末,英国仍有28%的员工声称,他们的公司要求他们继续工作

这其中还有很多工人和个体经营者,生活本就拮据。

在鲍里斯呼吁人们“宅家”的Twitter下,一位叫做alison isaacs的用户写道:

“(政府)说这些人自私。但必须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上班的人,无法与他人保持距离。可悲的是,政府并没有给个体户提供经济支持,他们不得不承受这些。”

另一位Twitter用户Amber Dunmorey也写道:

“指责那些仍然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人很容易,但是当政府不支持个体经营者时,这不是公众的错,而是政府的错。拥挤的地铁实际上只是阶级不平等的一个缩影。”

而这些,都是英国政府能否真正落实政策所需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那么,英国政府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

目前的措施又是否能延缓疫情的发展呢?

带来的利弊各有多少呢?

鉴于英国现在的疫情增长速度比意大利只晚了两周,也许不久的将来,公众就会看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