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咤伦敦的黑道双胞胎兄弟的传奇人生:是什么让他们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0
601

在时代的大背景下,往往会涌出一批风云人物,把握社会潮流的命脉

他们有些人选择生活在黑暗之中,用一生时间书写了一个黑色传奇

日本有山口组,意大利有黑手党…

而英国伦敦有一对令人闻风丧胆的Kray兄弟:

哥哥叫Reginald Kray,弟弟叫Ronald Kray

从乖乖男,到逃兵,拳击手再到无恶不作的黑帮老大

他们的一生堪称传奇…

让我们从头说起

1933年,兄弟俩出生在伦敦东区Hoxton

母亲是Violet Annie Lee,父亲Charles David Kray是一位黄金废料经销商。

一家人住在伦敦东区的一个别墅里,舒适而温馨,如今这栋别墅的售价为120万英镑

卫生间

卧室

厨房

客厅

还有各种植被

3岁那年,兄弟俩感染了白喉病,生命危殆旦夕,却奇迹般的康复了

到了上学的年纪,他们最初在位于布里克巷的伍德教会学校接受小学教育,后转入丹尼尔街学校。

在学校里,他们活力四射极具号召力,却十分听话,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

“他们是班级的中坚力量,是很好的学生。”

年少时展现出的非凡的领导能力和人格魅力,也为他们日后的道路打下了基础。

受到外公的影响,长大后两兄弟开始接触业余拳击运动,并将其发展为一项颇受欢迎的娱乐消遣活动,尤其吸引了伦敦东区工人阶级家庭的男孩儿们。

兄弟相争促使二人愈加奋进,且都取得了不俗的战绩。

据说在19岁成为专业拳击选手之前,兄弟俩从未输过一场比赛。

当所有人都以为Kray兄弟会从此走上职业拳手的道路时,二战的爆发却让他们被迫应召入伍。

1952年,Kray兄弟被皇家燧发枪团招募,前往报到。

他们的确如约而至,然而几分钟过后,他们便意图离场,拒绝参军,四处逃逸。

下士主管全力阻拦,却被哥哥Ronald一拳打在脸上,受伤严重。

暴力抗法之后,Kray兄弟还气定神闲地回家喝了一个下午茶

第二天一早,他们再次被押送回军队。

但他们并没有放弃当逃兵的计划

又一次试图离开军队被警察逮捕的时候,他们羞辱了一名抓捕他们的警察,随后则被押送到位于森麻实郡谢普顿马里特军事监狱。

一个月后,Kray兄弟被军事法庭判刑,并移送肯特郡坎特伯雷市家乡诸郡军旅站务监狱。

因兄弟俩在监狱肆无忌惮,军队开除了他们的军籍。

在判刑已成既定事实之后,他们还意欲控制监狱个人牢房以外的公共锻炼区域。他们不仅乱发脾气、烧毁床铺,还朝警官中士和狱警倾倒厕所垃圾桶和盛满热茶的大铁锅,并用偷来的手铐把一名狱警拷在了监狱的铁栅上。

在公共监狱服刑期间,他们用一个瓷花瓶袭击了狱警,随后成功越狱。

不久之后,兄弟俩再次被捕,并因所犯罪行被移送民政当局。在坎特伯雷的最后一晚,无视担任其看守的那位年轻礼貌的公务员,兄弟俩吃薯片、抽雪茄,饮酒作乐,肆意狂欢。

出狱之后,累累的犯罪前科和军籍被销断送了兄弟短暂而辉煌的拳击生涯,转而将他们推向了拉帮结派的犯罪道路

他们在伦敦东区Bethnal Green购买了当地一家破产的台球吧

从此开始了自己的犯罪道路:收保护费,绑架勒索,持枪抢劫,纵火等等无恶不作

靠着抢来的不义之财,兄弟俩逐渐建立起了包括俱乐部和地产在内的小型的帝国,黑帮势力也越来越大

1960年,兄弟俩在警方的一次打黑行动中被拘捕,并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

但媒体认为这次入狱其实是兄弟俩和其他黑帮交易的结果

入狱前不久,他们取得了伦敦西区Knightbridge的一家高档夜总会Esmeralda’s Barn

这也意味着他们的势力伸到了西伦敦。

出狱后 ,兄弟俩在奢华夜店的掩护下,摇身一变成为社会名流。

因在名人界广受欢迎,兄弟俩名气大涨,暂时告别犯罪活动,展示不凡的经商头脑的同时,开始广泛社交。

时尚摄影大师大卫·贝利就曾多次在不同场合为其拍摄照片。他们更同众多勋爵、议员等社会上流人士来往,如演员乔治·拉夫特(George Raft)、朱迪·加兰(Judy Garland)、戴安娜·道丝(Diana Dors)、芭芭拉·温德瑟尔(Barbara Windsor)和歌手弗兰克·西纳特拉(Frank Sinatra)等。

而那是,英国正在经历战后的复苏时期,经济和文化逐渐繁荣

Kray兄弟与他们的夜总会一起成为了“摇摆伦敦”的标志。

在Kray兄弟的自传里,这样描述那个时代:

“他们是我们人生中最好的年华。他们将其称作摇摆的六零年代。披头士和滚石乐队主宰了流行音乐界,卡纳比大街主宰了整个时尚界……而我和哥哥,主宰了伦敦。我们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除了黑帮老大的心狠手辣和高潮的政治手段,哥哥Reginald还有一个与众不同之处…

靠着自己的双性恋取向,他和保守党成员罗伯特·布斯比勋爵的之间有着同性的恋爱关系

1964年,这段恋情被《星期日镜报》曝光

但Kray兄弟很快威胁相关记者,表示要提起诉讼。

《星期日镜报》最终让步。编辑被解雇,一封道歉信被刊登上报。报纸方面和布斯比达成庭外和解协议,后者获得四万英镑赔偿金。

事已至此,再无其他报纸愿意揭示科雷兄弟错综粗杂的关系网和犯罪活动,兄弟俩的黑帮事业也越做越大。

与此同时,警方也在尝试调查他们。

但基于兄弟俩的暴力行为远近闻名,目击者并不敢出庭作证。

两大主要政党同样有所顾忌。保守党一方唯恐布斯比和罗尼的性丑闻被再度公开,因此不愿给警方施压以彻底消灭科雷兄弟黑帮势力。工党内阁成员汤姆·德瑞伯格也被传与罗尼有染。

这段秘闻最终到2007年才被公之于众。

凭借着黑白两道的势力,他们越来越嚣张跋扈,甚至在东区的酒吧内公开杀人

1966年,哥哥Reginald在东区的一家酒吧枪杀了敌对黑帮领导理查德森家族的一名同伙,乔治·康奈尔。

他进入酒馆后便径直走向康奈尔,众目睽睽之下一枪直击其头部,随后在空中开了五枪,警示目击者不要向警方打报告。

杀害康奈尔时,Reginald尼已经患上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1967年,苏格兰警察Leonard “Nipper” Read成为了警方专案组的组长

他的首要任务就是收集证据搬倒Kray兄弟,此前他已经低调地收集了3年证据

1968年,一切准备就绪,Kray兄弟被警方逮捕

他的黑帮帝国也开始土崩瓦解

这时候,越来越多的证人也站出来指责他们的罪行

兄弟俩都被判处终身监禁,30年内不得保释

1995年,弟弟Ronald因突发心脏病离开人世,5年后,哥哥Reginald死于癌症。

兄弟俩被葬在青福德山公墓,结束了传奇的一生。

兄弟俩的经历被拍摄成了许多电影,电视剧,如《双生杀手的崛起》,《黑帮传奇》,《双生杀手的沉沦》,《醉酒史》第四季,《白教堂血案》等等。

在狱中撰写的自传中,Ronald这样写道:

“在我人生的大半时间里,我似乎一直走在一条分岔路上。或许只要再多走一步,不论是选择了两条路中的哪一条,我都会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名人,而非如今这样声名狼藉。”

兄弟俩的故事是英国黑帮时代的缩影,是黑帮团体白手起家的典型

原本的乖孩子,星途坦荡的拳击手,阴差阳错地走上了黑帮的道路,还一步步走上了食物链的顶端,可突然之间又在法律和正义面前一无所有…

也许,是时代造就了他们,他们造就了伦敦的黑帮鼎盛时代…